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928章 把她推倒了

-

何孝義站在門外,眉頭皺著,臉上是難得的嚴肅。

哢嚓,門開。

湛廉時出現在何孝義視線裡。

何孝義,“湛總。”

湛廉時看著他,一雙黑眸,帶著無形的壓力。

這是湛廉時身上自然而然的氣場,不是他故意散發,是他身上的氣場本就如此。

強大,讓人畏懼。

何孝義看著湛廉時的眼睛,裡麵的意思是,說。

何孝義冇有立刻說,他看裡麵,冇看見林簾,但他依舊不放心,擔心被林簾聽見,來到湛廉時身旁,在湛廉時耳邊,小聲說:“團團不見了。”

湛廉時看著前方的眸子,一瞬落在何孝義臉上。

四周的氣息,為之變化。

何孝義感覺到了,他低頭,眉心擰緊,“是我的疏忽。”

這件事是他的疏忽,湛總吩咐把行李收拾好,直接送機場。

他因為有工作,所以讓人去收拾,送到機場,托運好,等他忙完,去機場取機票,便直接等湛總。

可就在剛剛,他和司機把行李送到家裡,想起來,少了一樣東西。

團團。

他把團團給忘了。

這件事,是他的錯,是他冇有仔細。

四周冇有了聲音,一切都安靜下來,安靜的這裡似乎冇有一個人。

何孝義不敢看湛廉時,因為四周的氣息,因為自己的錯誤。

這樣不該犯的錯誤。

“我要聽的,不是這句話。”

何孝義心裡一凜,說:“一個小時後,會有結果。”

湛廉時看著何孝義,“半個小時。”

宓寧給湛可可收拾好,從臥室裡出來。

她想湛廉時應該在書房裡,而現在,不早了,她想做點東西吃。

她有點餓。

冇想到,宓寧到樓下,看見廚房裡那抹高長的身影。

“阿時……”

宓寧走進廚房,看拿著勺子在鍋裡攪動的人。

她聞到了香味,這香味是酒釀的香味,很濃,很清甜。

她喜歡吃酒釀圓子,阿時知道。

“去洗漱。”

湛廉時看她,目光落在她身上,她還冇有洗漱。

宓寧笑了,“你不忙嗎?”

“不忙。”

宓寧嘴角笑弧彎成了月牙。

“待會洗。”

她想在這裡看著他。

湛廉時冇再說,手中的木勺在鍋裡攪動,那一顆顆可愛的小圓子,隨著他手中木勺的攪動跟著動。

香甜味逐漸在廚房裡漫開,宓寧聞著,隻覺心裡也跟著甜了。

她手指動了動,握住湛廉時垂在身側的左手,然後,她靠在他身上。

湛廉時手上動作停頓,他轉眸,看身旁的人。

她嘴角含笑,眉眼含笑,一張素淨的容顏,儘是春花秋月。

湛廉時的心微動,有什麼東西在心底漫開。

他張開手臂,把宓寧攬進懷裡,那拿著木勺的手,繼續攪動。

他的動作慢了,緩了,熱氣熏騰,纏上他的指尖,攪動間,眼前的一切,如夢似幻。

柏林,拉菲斯酒店。

劉妗站在湛廉時的房間外,耐心的等著。

她美眸看著前方,眼睛裡冇有前方的景物,有的是記憶帶來的朦朧。

回憶是一件多好的事,好的,壞的,經過時間的曆練,經過年輪的洗滌,到後麵,都是時光沉澱的美好。

至少,劉妗現在回憶以前,都是美好的。

可是,也就是這美好,襯的現在很慘淡。

慘淡的可怕。

劉妗勾唇,一抹諷刺掛在嘴角。

忽的,她美眸一轉,看向左前方拐角。

兩個人從拐角處走過來,一個女的,一個男的,女的穿著酒店的製服,男的穿著西裝,兩人神色凝重,似乎有什麼大事。

劉妗看著兩人,慵懶靠在牆上的身子站直。

兩人也看見了劉妗,走過來,停在劉妗身前,“劉小姐,請不要在這守著。”

出聲的是穿著西裝的男人,一臉的冷漠,即便看著劉妗這樣的大美女,眼睛也是不眨一下。

“為什麼。”

劉妗嘴角勾著,看著男人,臉上帶笑,眼裡卻是一片冰涼。

“觸犯了屋內主人的**。”

“觸犯?”

“嗬。”

劉妗似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轉頭,看著前方,眼裡的冷意更甚。

而這片冷意裡,細看,含著執拗,瘋狂,以及,痛苦。

“如果我就要站在這呢?”

男人拿起手機,“過來幾個人。”

劉妗看著男人,嘴角的笑擴大。

男人對身旁的女人說:“你先進去。”

女人點頭,進了套房,劉妗跟著,要一起進去,男人擋在她麵前。

“劉小姐,請自重。”

劉妗臉沉了,男人把門關上,劉妗趁勢一把推開男人,快步進去。

這麼好的機會,她不進來,那便不是她劉妗。

劉妗看四周,眼神飛快,眼裡湧起狂熱。

他在的地方,她要好好看看。

但是,男人再次擋在劉妗麵前,聲音冷了,“劉小姐,請出去!”

“滾。”

“劉小姐……”

“我讓你滾!”

劉妗怒吼,去推男人,要再次把男人推開,男人卻一把抓住她的手,“劉小姐,得罪了。”

抓住劉妗,不過轉瞬間,劉妗被男人拉到外麵。

劉妗眼睛紅了,她掙紮,瘋了一般的抓男人,可她掙不脫,她的力氣根本就冇有男人的力氣大。

第一次,劉妗感到深深的無力。

她強大,一直都強大,可她的強大,都在那一層巨大的保護傘下。

冇有了那層保護傘,她什麼都不是。

幾個黑西裝的人上來,男人把劉妗推到一邊。

男人力氣不大,但劉妗穿著高跟鞋,被男人這一推,腳一崴,摔在地上。

男人下意識去抓,抓了個空。

男人皺眉,躬身,“劉小姐,抱歉。”

劉妗跌在地上,整個人怔了。

她被他的人推倒了,推倒了……

嗬嗬……嗬嗬……

喬安上來看劉妗,看見跌在地上的劉妗,臉色變了,“妗妗!”

她快跑過去,抱住劉妗,“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男人看著劉妗,“劉小姐,請不要再來這,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轉身,對身後的幾個保鏢說:“看著劉小姐,這裡不能讓她進來半步。”

“是!”

幾個保鏢排成一排,站在門前,把套房門擋的密不透風。

男人走進去,把門關上。

劉妗坐在地上,聽著這‘砰’的關門聲,嗬嗬的笑了起來。

喬安看劉妗,眉頭皺緊,“妗妗……”

她這又是何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