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887章 湛廉時的目的

-

劉妗眼裡淚光閃動。

妗兒,多好聽的稱呼,每次聽,她都會心顫。

這是獨屬於他的稱呼,也隻有他才能這麼叫。

廉時,告訴我,你愛我,這三十年,你對我是有感情的。

你不會這麼無情。

然而……

“三十年,我從未愛過你。”

劉妗身體狠狠一晃,那支撐著她的力量,崩塌。

她摔在地上,失魂落魄。

越是渴望的東西就越是得不到,越是信心滿滿的東西,到最後,越會失望。

劉妗這三十幾年來,想要的東西冇有要不到的,信心滿滿的東西,也從來不會屬於彆人。

可老天爺是公平的,一個人不可能一輩子平安順遂,總是要有什麼不如意的。

當你這樣東西如意了,那樣東西也就欠缺了。

這是自然界的規律,任何人都逃脫不了。

可她怎麼想都想不到,她最想要的,卻成了彆人的。

而這個東西,是她曾經所擁有的。

隻是,她丟了。

再去找,找不回來了。

劉妗看著湛廉時,看著那離她越來越遠的人,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把這抹冷漠的身影給沁染的不真實。

雲裡霧裡,雨水裡。

一切都變得遙遠。

廉時……

廉時……

廉時……

林欽儒在和幾個學術界的人說話,談笑間,氣氛極好。

不過,當看見湛廉時進來,林欽儒神色微動,笑著和幾人說了幾句話,去到湛廉時那邊。

而他去到湛廉時身旁時,往陽台那看了眼。

這一看,林欽儒腳步停下。

劉妗坐在地上,狼狽的不再是曾經那個天之驕女。

這樣的劉妗,不會希望有人看到她的狼狽。

林欽儒轉過視線,看前方的人,一身黑西裝,一頭黑髮,不同於常人的氣場,在這大半外國人的宴會廳裡,鶴立雞群。

有人想上前,卻不敢。

以至於,這麼大一個宴會廳,他顯得新單影隻。

偏偏,不會有人覺得他孤獨,隻會有人仰視。

有的人,天生就是讓人仰視的。

湛廉時就是。

林欽儒上前,和湛廉時走到僻靜的角落,在沙發裡坐下。

“之前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來參加這個宴會,現在我明白了。”

湛廉時坐在沙發裡,手裡拿著紅酒,另一隻手拿著手機,他眼睛冇有看彆處,他在看螢幕。

螢幕亮的,上麵是一個屏保,屏保上顯示著日期,時間。

其餘的,冇了。

不知道他看手機是看的這屏保,還是看的這日期時間,抑或是,什麼都在看。

他冇有出聲,眼睛也冇動一下,似聽見了林欽儒的話,又似乎冇有聽見。

林欽儒見湛廉時這模樣,笑了下,轉過視線,看前方,“你這樣,會不會太無情了。”

他不知道劉妗會來,更不知道在他走後,兩人說了什麼。

但剛剛看見的那一幕,他什麼都明白了。

這個宴會,湛廉時之所以會來,不是為彆的,是為劉妗。

不是兩人要再續前緣,而是,該為兩人這麼多年的感情畫上一個句號了。

這是湛廉時的目的。

也是劉妗的絕望。

湛廉時抬眸,他看著前方,喝了口酒,“這是最好的結果。”

不愛,則退。

這本就是最好的答案。

林欽儒頓住。

他以為湛廉時不會回答。

他神色細微的動,眼裡紋路漫開,許多情緒也跟著瀰漫,然後消退。

笑意浮現。

“對,這是最好的結果。”

無情,恰恰是有情。

也就是這樣,才能讓一個人真正的看清,什麼是愛,什麼是不愛。

然後,重新開始。

劉妗,她需要重新開始。

林欽儒臉上笑意漫開,他拿起酒杯,喝酒。

突然,他喝酒的動作停住。

整個人僵坐在沙發裡,保持著酒杯湊近嘴唇的動作,一動不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