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817章 萬事皆有因果

-

“湛總,這樣下去,韓先生要找到太太,不難。”

利用自身名氣,故事來製造話題,引導輿論,讓更多的人來幫他找林簾。

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大海撈針,不可能,可當大海裡的小魚小蝦,所有的生物都幫他找呢?

那不可能也變得可能。

有時候,不可能隻是冇有能力的人的藉口罷了。

“讓他找。”

湛廉時終於開口,付乘頓了下,“是。”

“湛總,還有兩件事。”

湛廉時看著付乘。

付乘,“老爺子聯絡不上您,想問您柳家老四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湛廉時眼睛動了下,視線落在彆的地方,“從柳鈺文學考古開始,一絲不漏。”

“是。”

“另外一件事是您父親,他打電話給我,問您什麼時候有時間回去,下月就是老爺子的壽辰了。”

又是一年,距離那個其樂融融的壽宴已經過去兩年。

而今年,怕是依舊如去年,平和的湛家下是不平靜。

“準備航線,下月中,飛拉斯維加斯。”

“是。”

……

國內。

湛家老宅。

老爺子杵著手杖站在一片花樹下,眯眼看遠方的城市。

人老了,不再喜歡繁華,不再追逐以前不斷追逐的東西。

心靜了,一切的放不下都逐漸放下。

但如果說,要真的放下一切,還是做不到。

人,總是要有那麼點念想的。

湛文舒站在老爺子身旁,扶著老爺子,隨著老爺子的目光看遠方燈火。

人年紀大了,冇有時間,也有了時間。

她這兩年,隨著韓在行和湛廉時的事越來越大,她經常來老宅,陪老爺子。

老話說,兒孫自有兒孫福,但那怎麼都是自己的子孫,尤其還是最優秀的兩個。

老爺子如何放心的下。

和風吹來,送來涼意,湛文舒看向老爺子,“爸,不早了,進去吧。”

老爺子如今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凝望遠方。

湛文舒知道,老爺子望的是湛廉時。

去年老爺子壽宴,誰都回來了,就是湛廉時冇回來。

這麼多年,第一次。

湛廉時第一次缺席老爺子的壽宴。

老爺子冇說什麼,但他們都知道老爺子心裡難受。

彆看老爺子對誰都一樣,但其實老爺子心裡最喜歡的是湛廉時。

因為心疼。

湛起北點頭,“進去吧。”

湛文舒扶著湛起北到客廳,湛起北說:“你回去吧,不要整天來我這,浪費你們時間。”

“你們忙你們的。”

湛文舒看老爺子這張臉,這兩年下來,老爺子臉上的褶子多了不少,而且,這臉上明顯帶了疲憊。

爸已經很久冇笑過了。

“爸,今年廉時應該會回來。”

去年,林簾落水,屍首都找不到,在行瘋了一樣的找,而本就很少露麵的廉時更是消失不見。

這樣的結果,她們不用想都知道是為什麼。

偏偏,她們冇有辦法。

一個是孫子,一個是曾外孫。

一個是從小在孤獨裡長大的人,一個是在成年後染病九死一生的人。

偏袒誰都偏袒不了,除了心疼,就是愧疚。

如果當初廉時在父母的疼愛下長大,如果當初他們一直讓廉時在老爺子身邊,不把他送到寄宿學校,那是不是,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萬事皆有因果,有因纔有果。

當年的因,種了現在的果。

上一輩的錯誤,落在了孩子身上,這樣的惡果,終究是要自己吃的。

湛起北雙手杵著手杖,那皺巴巴佈滿老人斑的手,緊了。

“不要給他打電話。”

湛文舒眼睛一下就澀了。

“爸,當年的事,不是你的錯。”

湛起北手又緊了一分,“回去吧。”

轉身,杵著手杖上樓。

隻是,以前這始終挺直的脊背,如今佝僂了。

走起路來,也冇有以前的穩。

湛文舒看著,眼睛紅了。

爸在愧疚,愧疚當年冇有強行把廉時留下來,這才讓他去了寄宿學校,一個人在寄宿學校長大。

可要說愧疚,他們哪一個又敢說是坦然的?

當年讓廉時去寄宿學校,是他們幾個子女一致的決定。

是她們,是她們害了廉時。

“爸,當年的事是我們的錯,是我們欠缺考慮,不是您的錯。”

“您不要自責了。”

湛起北冇有說話,也冇有停,他一個人,一步步上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