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784章 記憶模糊了

-

“是我彈的不好。”

湛廉時看著宓寧的臉,指尖把她臉上的淚水擦去。

可宓寧卻清楚的感覺到落在她臉上的手在顫。

很細微,她卻一下就感覺到。

宓寧張唇,她想說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不安,他害怕。

這是誰?

這是湛廉時。

無所不能的湛廉時。

可這樣的湛廉時,他卻害怕了,這是一件讓人多麼難以想象的事。

湛廉時看著宓寧臉上的怔,指尖動了下,收回。

宓寧,“阿時……”

她想說什麼,到嘴的卻也就隻有這兩個字。

單薄,無力。

湛廉時手落在宓寧腰上,把她抱進懷裡。

他的動作很輕,似捧著一個氣球,怕一用力,這個氣球便爆炸。

他下巴擱在宓寧發頂,極輕的收攏手臂,然後音樂響起。

是之前舒緩人神經的音樂,讓人下意識放鬆。

宓寧聽著這音樂,閉上眼睛。

她腦子很亂,心也很亂。

她想,她需要平靜。

湛廉時抱著宓寧,隨著輕緩的音樂走動起來。

兩人都冇有說話,似乎,他們都怕打破這樣的表麵平靜。

這一夜對於宓寧來說很模糊,她和湛廉時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她都不大記得了。

以致後麵很多年回想,她都不知道這一晚湛廉時為什麼要帶她去一個很大的地方。

第二天,宓寧醒過來,頭很暈,還疼。

她揉著頭起床,腦子暈暈乎乎,身體也痠疼。

好像她爬了一天的山,很累。

怎麼了這是?

宓寧睜開眼睛,便要看四周。

兩隻手落在她太陽穴按揉,很快,舒緩漫開,宓寧睜開眼睛。

熟悉的人,熟悉的氣息,湛廉時。

“阿時。”

宓寧下意識出聲,可這一出聲,她被自己的聲音嚇到了。

沙啞無力,像重病剛過的人。

她怎麼了?

她記得她冇有生病,她記得……

宓寧腦子裡浮起一個畫麵,她和阿時去了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很大,然後……

宓寧想不起來了。

她仔細想,卻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這感覺很不好,就好像發生了很重要的事,自己卻忘得一乾二淨。

“不要想。”

寬厚的手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拿下。

宓寧看著湛廉時,“阿時,我又忘記了。”

“我已經很久冇有忘記了,我是不是病情又不好了?”

這半年,她幾乎冇有再忘記過。

但昨晚的事她忘了,她不記得後麵發生了什麼。

她……

宓寧身體一下僵住。

她想到一件事,昨晚她和阿時是晚上去的,那現在是?

宓寧立刻看向窗子。

厚重的窗簾拉著,把外麵大片的陽光給擋住,臥室裡很暗。

但宓寧知道這是白天。

她立刻問,“阿時,我是不是起晚了?”

她頭疼。

每次一忘記她就會睡很久,這次應該也不例外。

“你喝醉了,我給學校請了假。”

“喝醉?”

她……喝了酒?

宓寧腦子有些懵,她不會喝酒的,她什麼時候喝了酒。

“嗯,昨晚你喝了很多酒。”

很多……

她這是怎麼了?

不等宓寧多想,她整個人一下騰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