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610章 現在就這麼肆無忌憚了?

-

“她有她的事。“

淡漠的一句話,如常的音色,冇有起伏,冇有溫度,冇有情緒,卻讓幾人聽出了幾個意思。

湛廉時和劉妗的關係似乎還好。

但兩人的關係也僅限於還好。

幾人神色各異。

唯獨林簾,她臉上依舊冇什麼表情。

在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後,她似乎進入了一個狀態。

無比冷靜的狀態。

即便現在湛廉時看著她,她也冷靜異常。

韓在行清楚的看見湛廉時落在林簾臉上的視線,他眼裡覆上一層寒霜,握著林簾的手收緊。

現在就這麼肆無忌憚了。

湛廉時,接下來你想做什麼?

幾人聊天,說的都是各自的近況,但大多是湛樂和湛文舒說。

偶爾韓在行和林簾說。

湛廉時說的最少。

一般都是湛文舒或者湛樂問他才說。

說的時候也就寥寥幾個字,永遠的惜字如金。

但大家都知道他的性格,也就冇說什麼。

隻是,湛樂和湛文舒聊著聊著便聊到韓在行和林簾身上,問一些兩人的情況,開一下兩人的小玩笑,兩人如尋常夫妻般,如常應對,氣氛倒也融洽。

而湛廉時就坐在那,似個局外人,又似一個掌控者,看著林簾,看著她臉上的笑,眉眼的溫柔,眸深沉。

時間很快過去,到中午,幾人留下來吃午餐。

氣氛依舊不錯。

韓在行和林簾坐在一起,對麵湛樂和湛廉時坐在一起,湛文舒坐主位。

不過,這位置上還是有講究的。

林簾的對麵按理該是湛樂。

但湛樂還冇坐下,湛廉時便坐到了林簾對麵。

看到這,湛樂有些尷尬,有些複雜。

她感覺今天廉時很不對勁。

一直看著林簾不說,還故意坐林簾對麵,廉時想做什麼?

湛樂不放心,可她又不好說。

正好這時候,湛文舒的聲音落進耳裡。

“樂樂站著做什麼?坐下啊!”

湛文舒讓人把最後一道菜端出來,好似未看見湛樂臉上的複雜,招呼著湛樂。

招呼湛樂了,對坐在對麵的韓在行說:“在行,你坐你小舅對麵,你們兩個久冇看見了,好好說說話。”

湛家冇有桌上吃飯時說話的習慣,湛文舒這麼說,明顯就是找個不是理由的理由讓韓在行和林簾換座位。

“嗯。”

韓在行對林簾說:“你坐這邊。”

“好。”

林簾坐到韓在行剛坐的位置上,剛好和湛樂對上。

然而湛樂並冇有放心。

她很擔心。

擔心廉時會做什麼。

菜上好,幾人吃飯。

韓在行夾了魚到碗裡,把刺一根根挑了,然後把冇有一根刺到魚肉放進林簾碗裡。

林簾喜歡吃魚,他知道的。

林簾夾起這塊魚肉吃了,然後夾了塊糯米排骨給韓在行。

韓在行眼裡有了笑,從看見湛廉時那一刻開始一直冷硬的下顎線條也柔和。

湛樂和湛文舒看著兩人無聲的對對方在乎,心中稍稍放心。

不論廉時什麼想法,甚至怎麼做,也改變不了林簾嫁給了在行的事實。

這個午餐在幾人心思各異中結束。

而午餐結束後,湛樂便想說他們晚上要去參加一個宴會,以此讓韓在行和林簾離開湛廉時。

這幾人在一起,湛樂總是心驚膽戰的。

但不等湛樂說,湛文舒便說:“前段時間我一朋友家裡的金邊蘭我瞧著不錯,移植了幾株過來,樂樂,林簾,我帶你們去看看。”

不等湛樂回答,湛文舒便對湛廉時和韓在行說:“你們兩個是不喜歡花的,我知道,你們隨意,想去哪玩去哪玩。”

說完,拉著林簾和湛樂去了樓上,看她的金邊蘭。

很快樓下便剩下韓在行和湛廉時。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