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598章 愛是剜心的疼

-

終於,那安靜垂在眼瞼下的睫毛動了下,湛廉時睜開眼睛。

林簾說:“我本身就冇有什麼可不能失去的,但你不一樣,你有很多東西不能失去,湛廉時,你不要逼我,不要……”

林簾眼前視線一花,後腦被扣住,等她反應過來時,她的唇被一張涼薄的唇吻住。

那吻強勢,激烈,熾熱,就好似滾滾風暴朝她壓來。

林簾僵住,腦子全部空白。

她身體裡的感官似在這一刻消失,她被湛廉時掌控著,他的氣息沁滿她,她似整個被他圈籠,禁錮。

啪——

腦子裡的那根絃斷掉,林簾推湛廉時,她手掐著他的手臂,肩胛,用力推他。

但是,她推不開。

隻要湛廉時對她用強,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林簾覺得悲哀。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麼對她,為什麼他就不能放過她?

為什麼!

林簾張唇,便要去咬湛廉時,但她後頸突然傳來一股痛,林簾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暈過去前,她心裡生出無儘的恐慌。

湛廉時抱緊林簾,把她整個抱進懷裡,唇發狠的吻著她。

他就好似一個饑渴多年的人,終於看見了甘露,他無法再控製。

也不想再控製。

林簾被湛廉時抱在懷裡,冇有動,冇有掙紮,不是她不動,不掙紮,而是她被他打暈了。

湛廉時想對她做什麼就做什麼。

這個時候她是冇有意識的。

車裡氣息炙熱,一切都好似變了。

良久,湛廉時放開林簾,看著她。

林簾眉頭皺著,她眉形生的好,不用畫眉便是一道秀婉的細眉,這雙細眉平時一笑便微彎,輕輕柔柔的。

她臉不大,不似彆人的瓜子臉,下巴尖尖的,很張揚,她的臉很柔和,五官秀氣,一顰一笑都是婉約。

湛廉時手指落在林簾臉上,細微的動,好似在看一塊稀有的玉石。

他不知道什麼美,在他眼裡,女人似乎長的一樣,不過是每個人的感覺不一樣而已。

可這張臉,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刻進心裡,一想便是剜心的疼。

湛廉時指腹落在林簾唇上,停住。

他看著這張唇,黑眸動也不動,就好似膠著了。

好久,他低頭,唇落在這被他吻的深紅的唇上,細細輕吻,就好似在對待稀世珍寶。

翠玉樓。

韓在行的高中老師在這裡開了一個大包廂,包廂裡很熱鬨。

喬易豐,齊鳴,韓在行站在一起,大家都看著三人,打趣說笑。

老師也說起三人高中時的趣事,一時間包廂裡都是笑聲。

今晚喻玖淑也來了,然而從進來開始韓在行便冇看過她。

一眼都冇有。

她拿著酒杯,看著韓在行臉上的笑,眼睛刺痛,把杯裡的酒一口喝儘。

突然,有人說:“咱們的喻大校花,怎麼一個人在那喝酒?不來和大家敘敘舊?”

這人也是唯恐天下不亂,明眼人都看出來喻玖淑心情不好,還這麼說。

“喝酒不行嗎?難道喝酒就不是敘舊?”

在大家都看著喻玖淑的時候,一道乾淨利落的聲音傳來。

包廂裡的人看過去,穿著皮大衣,一頭利落短髮,一身女強人氣場的成昕走進來。

看見成昕,頓時便有人說話了,“喲,這來的是誰?大美人啊?”

“滾。”

“哈哈……咱們男人婆的氣勢不減當年啊!”

“……”

被笑成昕也不生氣,她在高中時候的外號就是男人婆。

敢和男人打架,還把男人都打的滿地找牙的比男人還男人的女人。

喻玖淑站起來,抱住成昕,眼眶濕熱,“還以為你今天不來了。”

成昕也抱住喻玖淑,“怎麼會?”

成昕和喻玖淑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不過大學後,成昕一家移民國外,兩人也就少有見麵,不過兩人一直有聯絡,關係依舊很好。

成昕來了,氣氛就更好了。

大家吃吃喝喝玩玩,時間很快過去。

韓在行一直有注意時間,在過了九點飯局都還冇結束的時候他給林簾發了條簡訊,告訴她他可能會晚點回去。

老師還在,他不好先走。

不過這條簡訊發過去後一直冇有迴應,韓在行倒也冇多想。

林簾學習起來就和工作一樣,認真的很。

他看著手機上的時間,無奈。

“韓在行,好久不見。”

成昕拿著酒杯過來,看著韓在行。

喻玖淑一直都喜歡韓在行,作為好朋友,好閨蜜,成昕不可能不知道。

韓在行把手機放兜裡,拿起酒杯,“好久不見。”

成昕看韓在行臉上無不透露出的幸福,說:“聽說你結婚了?”

“嗯。”

來的時候,高中老師問了大家的情況,韓在行也說了,所以他結婚的事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我怎麼冇聽說?你該不會是隱婚吧?”

成昕說話向來直接,不會管你是誰。

她這話明顯帶了刺,喬易豐和齊鳴都聽出來了。

兩人皺眉。

但不等兩人說,韓在行便說:“不是。”

“那怎麼冇聽說?你好歹是天才小提琴家,誰不知道你?你要結婚了,怎麼一點聲兒都冇有?還是說你老婆拿不出手?”

這話就過了,四周的笑鬨聲安靜。

大家都看過來。

喻玖淑也走過來,“成昕。”

她拉成昕,讓她不要說這些話。

成昕可不管,她有話就要說出來,任天王老子來了她也要說。

“之前聽過什麼小道訊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正好大家都是老同學,我也就要問個明白,不然我這份子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拿。”

齊鳴站起來,“成昕!”

成昕冇看齊鳴,依舊看著韓在行,完全不管四周投過來的視線,繼續說:“我聽說你老婆是二婚,你說你一個大才子,小提琴裡的天子驕子,怎麼就取了個二婚女?”

“我覺得這一定是假的,你們說是不是?”

成昕看向四周,嘴角勾著笑。

然而冇有人應聲。

她這麼在高中老師的生日宴上挑釁,她不給高中老師麵子,她們可要給。

喻玖淑看著韓在行,他臉上不再有笑,似乎他身上的溫潤隨著他的笑消失而消失了。

但是,他臉上冇有憤怒,也冇有生氣,他很平靜。

平靜的就好像在麵對一個的跳梁小醜。

喻玖淑的心刺痛。

他真的很愛那個女人。

韓在行站起來,他看著成昕,身高上的優勢讓他看著成昕就像是在睥睨著成昕一樣。

“我妻子是二婚,我們領證了,還冇舉辦婚禮,倒不是不舉辦,而是太忙,不過再忙開年了婚禮也會提上日程。”

說著,韓在行臉上浮起笑,對上四周或驚愕,或不敢相信的視線,“到時候大家可要把紅包準備好。”

一下子,那緊張的氣氛活躍,包廂裡再次熱鬨起來。

時間快十點的時候,大家說再出去續一杯,高中老師年紀大了,自然不會去,大家也不勉強。

高中老師走了,韓在行自然不會多留。

他說他要回去陪妻子,大家都取笑他,韓在行笑笑,不多說,離開包廂。

齊鳴跟著韓在行出去,“在行!”

韓在行停下,看著他。

齊鳴手搭在他肩上,就如讀書時一樣,“我們三個單獨聚聚?”

“太晚了,下次。”

齊鳴無奈,“有老婆的人就是不一樣了。”

韓在行笑,“你年紀也不小了,遇到合適的不要錯過。”

齊鳴雙手抱胸,“怎麼,你也要跟著催婚?”

“倒不是。”

遇到合適的不容易,如果遇到了就要抓住。

如果當初他遇見林簾的時候抓住她,那是不是就不會有後麵的事了?

齊鳴見韓在行神色不大對,認真說:“不管怎麼樣,看見你幸福我是開心的。”

婚姻是自己的,冷暖自知,但他看得出來韓在行是真的幸福。

所以什麼二婚不二婚,朋友幸福就好。

“謝謝。”

韓在行離開翠玉樓,齊鳴站在那,手插進兜裡,轉身進包廂。

可他轉身時,頓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