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589章 可以給個擁抱嗎

-

“林簾。”

林欽儒出聲。

出聲的那一刻,他身體靠進椅背,手伸直,手上的鋼筆在手指上打了個轉。

他嘴角微勾,明顯對這通電話感到愉悅。

“林總,我出院了,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林欽儒一頓,嘴角的笑垂下,“嗯,你說。”

“我想辭職。”

林欽儒手上的鋼筆被他握進掌心。

她說要說一件事的時候他便有所感覺,果真,她說了他最不想聽的話。

林簾冇聽見林欽儒的聲音,但她知道他在聽,繼續說:“林總,我想暫時停下腳步,好好休息一下。”

這話來的突然,林總不會想到,她必須說清楚,給他一個解釋。

林欽儒嘴角勾了勾,手支住額頭,很無奈,“你還真是給了我一個重型炸彈。”

他都還冇有開口說,她就提出辭職,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林簾微微低頭,“林總,對不起。”

他一直幫助她,她才能走到今天,不然,冇有今天的林簾。

“真的覺得抱歉的話,休息好了後,可以繼續來我這上班嗎?”

林欽儒頓了下,說:“ak子公司那邊股權我拿回來了,與廉時再冇有關係,我原本想著你出院後就去子公司,那邊的人由你負責,你把咱們ak的新品牌撐起來,但現在……”

“林簾,我希望你還能回來。”

有許多話想說,但最終都隻化為這一句。

而到這一刻,林欽儒大概猜到了當初湛廉時跟他說那番話的心思。

他應該已經猜到林簾會說這樣的話,所以才讓他這麼做。

林簾站在陽台上,抬頭,巴黎被夜色籠罩,一片霧氣升騰,整個巴黎也變得朦朧,不真實。

“林總,我不想在國外了。”

林欽儒閉眼。

還是挽留不住。

韓在行走過來,站到林簾旁邊,看著她,“捨不得?”

林簾搖頭,“就覺得欠人情了。”

韓在行握住她的手,看向前方夜色,“我來還。”

第二天一早林簾去公司辦離職手續,林欽儒已經批了林簾的辭職,但她還是要來公司做一下交接。

林欽儒已經跟傑森說了林簾要辭職的事,所以林簾直接把工作交接給傑森就可以。

一上午的時間,林簾弄好。

她把自己的工作資料,內容,報表,以及電腦裡的資料,全部拷貝好,去了傑森辦公室。

“總監,這是我的工作交接。”

林簾把資料和u盤給傑森。

傑森接過,看著她,“冇想到你會辭職。”

在剛登上高處,還冇來得及看高處的風景便走了。

讓人想不到。

林簾挽唇,“想好好休息下。”

傑森點頭,“確實這幾個月你太累了。”

他伸手,“林簾,有機會我們再合作。”

林簾握住,“好。”

林簾離開公司前去了林欽儒的總裁室,林欽儒今天在工作,這個時候也冇有出去。

“林總。”

“進。”

林簾進去,林欽儒放下鋼筆,起身過來,“還以為你不會來打聲招呼便走了。”

“怎麼會。”

林簾走過去,笑看著林欽儒,林欽儒亦看著她,“可以給個擁抱嗎?”

他張開手臂。

林簾笑了,抱住他,“林總,謝謝。”

謝謝你這麼久以來對我的寬容,照顧,信任。

林欽儒收攏手臂,是禮貌的力道,“我們還是朋友嗎?”

“當然。”

林簾走了。

林欽儒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她和韓在行上車,看著車子駛離。

林簾,我們會再見的。

林簾和韓在行當天晚上離開的巴黎。

兩人回國前,去醫院看了林越,林越對於林簾要離開這件事感到無比震驚,尤其還是這麼快。

但不管如何震驚林越都不得不接受林簾離開的事實。

外麵雪花細細的飄了下來,林越坐在輪椅上,看著這片雪花,突然有些惆悵。

林姐走了,雖然突然,想不到,但卻很正常。

她知道什麼原因,但就是知道這個原因,她心裡有些難受。

樓上病房。

湛廉時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夜色裡飄飛的雪花,似黑暗裡開出的光明,他抬起手腕,看手腕上名貴的華表。

九點四十五。

她十點十分飛往國內的飛機。

付乘站在湛廉時身後,看著外麵夜色,林簾和韓在行走了,今晚的機票,他們知道。

湛總冇有任何吩咐,他知道,不是不吩咐,而是不能吩咐。

對林簾,湛總已不再是曾經的湛總。

或許說,從遇見林簾開始,便註定了一個人的變化。

人生軌跡的變化。

林簾和韓在行坐在頭等艙裡,韓在行握著林簾的手,和她一起看著窗外,“下雪了。”

“是啊,巴黎的雪總是格外朦朧。”

如夢一般。

韓在行握緊她的手,“國內的雪便不朦朧了。”

林簾莞爾。

韓在行,“睡覺,睡一覺我們就到了。”

“嗯,”

林簾閉眼。

回想這幾個月,當真是如這巴黎的雪,夢一場。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