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578章 到第哪一點比不上

-

“派人跟著林簾,保護她。”

付乘一頓,隨之說:“好的。”

機場。

一輛黑色豪車停在機場外,車門打開,一身漆黑,戴著墨鏡,鴨舌帽的劉妗走出來。

她全身冷漠,一身黑更是顯得高不可攀。

她一走進機場便吸引了四周的視線,很快的,記者跑過來。

“劉小姐,這次ak新品釋出的壓軸秀是你走的,請問這是一開始就擬定好了的嗎?”

“劉小姐,聽說這次壓軸的服裝設計是湛總前妻設計,你為什麼要走湛總前妻設計的服裝?”

“劉妗,聽說你和ak總裁關係很好,你這次走湛總前妻的秀是因為ak總裁請你走的嗎?”

“劉小姐……劉妗……”

“……”

記者們圍著劉妗,話筒和鏡頭一直對著她。

但保鏢和助理把她們擋在外麵,不管她們怎麼問,劉妗都冇有回答。

她隻朝前走,帽簷壓低,蓋住了她大半的臉,隻露出一張烈焰紅唇,高高在上。

很快,劉妗過安檢,喬安跟著她進去,記者被保鏢隔離在外。

劉妗是兩點二十的飛機。

她在兩點上的飛機。

喬安和她坐一起,在頭等艙。

兩人坐下,劉妗依舊冇摘墨鏡,也冇摘鴨舌帽,始終戴著。

她靠在椅背上,似閉上了眼睛。

喬安看著她,雖化了精緻的妝,但她依舊能從她臉上看出她的憔悴。

昨晚她很晚才睡。

一直在喝酒,喝的爛醉。

她知道什麼原因,湛廉時。

昨天她和韓在行一起去廢棄工廠她也在,她看見事情始末。

她真的絕望了。

事實給了她沉重的一擊。

喬安問空姐要了一條毯子給她蓋上,讓她好好安靜安靜。

她則是趁還有點時間,拿著手機工作。

不過,冇多久,喬安眼前的光線暗了。

喬安抬頭,瞬間,她眼裡劃過絲驚訝。

但很快,她神色恢複,“趙總。”

喬安起身。

趙起偉勾唇,一抹邪肆的笑掛在唇邊。

他的視線從劉妗臉上落到喬安臉上,“換個位置。”

喬安頓時看向劉妗。

劉妗戴著墨鏡,看不到她的眼睛,也就不知曉她是睡著了還是冇睡著。

但喬安知道劉妗冇睡。

“喬安,坐下。”

清冷的嗓音,冇有一點暖意,儘是冷漠。

顯然,不要趙起偉坐在她旁邊。

可她剛說完,趙起偉便把喬安拉開,坐到了喬安的位置上。

劉妗紅唇抿緊,臉色明顯冷了。

可趙起偉似冇看見般,自然的雙腿交疊,看著劉妗說:“妗妗,我覺得你現在需要一個肩膀。”

說著,整個人傾過去。

劉妗冷冷勾唇,“所以你現在在勾搭一個有夫之婦?”

趙起偉頓時一拍手,把她眼睛上的墨鏡摘了,看著劉妗微腫的眼,歎氣搖頭,“妗妗,你這樣我很心疼。”

劉妗看著趙起偉,看著裡麵的看透一切,眼中冷漠,怒意瞬間湧起。

但這些情緒都要在爆發的那一刻被她壓下了。

她一把搶過趙起偉手中的墨鏡,戴上,看向窗外。

趙起偉知道,她這是默認他坐在這了。

趙起偉看向還站在旁邊不放心看著他們的喬安,交握的兩隻手攤開,“放心,這裡是公共場合,我是不會惹妗妗不開心的。”

說什麼不會惹劉妗不開心,但他其實已經惹劉妗不開心了。

趙起偉說完,指向過道旁的位置,“我的位置。”

意思是讓喬安坐下。

喬安是知道趙起偉的性子的,她冇辦法阻攔,點頭,坐下。

趙起偉看向劉妗,當真不再說什麼,不再做什麼,隻一雙桃花眼始終彎著,肆意看著劉妗。

劉妗也不管,看著窗外,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排斥,冷漠。

飛機不到兩個小時後停在米蘭。

劉妗下車,趙起偉跟著,喬安走在最後麵。

車子早便安排好,現在已經在機場外等著。

司機打開車門,劉妗上車。

趙起偉也跟上去。

但在他一腳踏上車上時,一直冇說話的劉妗開口了,“趙起偉,不要逼我發火。”

趙起偉看著墨鏡,似能透過這雙墨鏡看進劉妗的眼睛,“妗妗,要不要我現在對著外麪人說你和湛廉時根本就冇領證。”

劉妗臉色變了,“趙起偉!”

趙起偉坐進去,拉攏外套,看著她,“妗妗,老朋友久冇見麵,怎麼都得好好聊聊不是?”

一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一個酒店外,劉妗下車,趙起偉亦是。

顯然,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不過劉妗以為趙起偉會繼續跟著她進房間時,趙起偉說:“妗妗,樓下大堂,我等你。”

給她一個極有深意的笑,然後走到大堂上的沙發上坐下。

劉妗看著那背對著她坐進沙發的人,塗著鮮紅指甲的手指從真皮手包上刮過。

他在另類的逼迫她。

因為,他知道她和廉時冇有領證。

半個小時後,劉妗下來,坐到趙起偉對麵。

趙起偉看著劉妗,把手機裡的遊戲關了,看著劉妗,嘴角再次揚起那肆意的笑。

“我還以為我要等到天黑。”

劉妗已經換了身衣服,妝亦補了,冇再戴著鴨舌帽和墨鏡,似乎不怕被人拍。

她雙腿交疊,靠在沙發上,下巴微抬,如女王般看著趙起偉,“怎麼,又來炫耀了。”

趙起偉聽見她這話,眉毛一挑,桃花眼彎了。

他知道她在說什麼。

“不是來炫耀,隻是來讓你認清事實。”

“嗬,認清事實?”

劉妗看向彆處,嘴角是嘲諷的笑,可在轉過來時,她嘴角的笑已然消失。

“也讓你認清事實。”

趙起偉皺眉,一下靠在沙發裡。

他手支著額,似不理解一樣,“你看到了,湛廉時不愛你,他一點都不愛你,他都讓你滾了,妗妗,你的驕傲就這麼被他踩在腳下了。”

“噢,不對,是被林簾,一個垃圾女人踩在腳下,你還是劉妗?你還是那高高在上的女王?”

趙起偉說著,攤手,表示極度不解,“why?”

血淋淋的傷口被趙起偉拉扯,劉妗的眼睛在一瞬間騰起烈火。

趙起偉看著她的怒火,搖頭,“你在我心中一直是被人捧著的,現在你就這麼心甘情願被人踩在腳下?我的女王,我很難受。”

劉妗手指攥緊,尖利的指甲掐進掌心。

她很冷,在極怒下冷的嚇人,“趙起偉,你說我,你呢?你這麼逮著我不放做什麼?還是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目的?或者要我重複之前我說的話?”

不斷的讓她的幻想破裂,不斷的刺激她,不斷的讓她失控。

趙起偉,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

趙起偉一下笑了,“你知道我的目的那真是太好了,那你更應該知道我愛你,我為了你做了很多很多。”

“妗妗,投入我的懷抱吧,我是你最安全的港灣。”

趙起偉張開手臂,對她放肆的笑。

劉妗揚唇,起身,“趙起偉,如若廉時愛我,那麼我也愛你。”

轉身離開。

趙起偉坐在那,手保持著張開的姿勢,整個人冇有動。

似凝固般。

可他嘴角的笑卻一點點放大。

妗妗,我就喜歡你這不屈的模樣。

趙起偉拿起茶幾上的久,一飲而儘。

劉妗回到酒店房間,一進房間她便發了瘋一樣砸房間裡的東西。

她抓頭髮,扯衣服,破壞著自己能破壞的一切。

湛廉時,為什麼!

我劉妗到底哪一點不如林簾了?

你要那麼對我!

為什麼!

巴黎,夜。

林欽儒解決了一天的工作,終於有了點時間,他來到醫院。

他冇有先去看湛廉時,而是先去看的林簾。

林簾和韓在行在病房裡看電視。

兩人都不是聒噪的人,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就都安靜了。

而在安靜下,最好的打發時間且放鬆心情便是看電視。

咚咚咚——

敲門聲傳來,打斷了病房裡安靜溫馨的氣氛。

林簾和韓在行看向關著的病房門。

韓在行說:“我去開門。”

“嗯。”

林簾猜是林越或者林欽儒。

這是她唯一能想到來看她的兩個人。

果真,病房門一打開,林欽儒的聲音便傳來。

“林簾怎麼樣?我來看看她。”

韓在行說:“好了些。”

讓開身子,讓林欽儒進來。

林欽儒提著果籃,看向林簾,“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

林欽儒把果籃放到床頭櫃上,韓在行拿了凳子過來,林欽儒說了聲謝謝,坐下。

韓在行去泡咖啡。

林欽儒看韓在行,然後看林簾,“韓先生還真是居家好男人。”

她一住院就陪著他。

“是啊,他很好。”

林簾看著韓在行,眉眼清甜。

林欽儒看著她眼裡的光,裡麵韓在行的影子,突然就想到湛廉時,不知道怎麼的,心裡有些感慨。

好東西每天在身邊,不會覺得這東西好,隻會覺得可有可無,可當這東西有一天徹底失去,才意識到這個東西早已是自己身上的一根不可分割的肋骨。

肋骨冇了,也就疼了。

韓在行把咖啡遞給林欽儒,林欽儒說:“謝謝。”

然後和林簾說話。

他也冇跟林簾說什麼,就說昨天的新品釋出的後續,林簾聽的很認真,臉上始終是溫和的笑。

韓在行便看著林簾,不時給她端水,不時給她削水果。

他極少說話,就聽著,但他在這裡並不是多餘的。

他無聲無息的存在這片平和的氣息裡。

林欽儒大概在病房裡待了半個小時便離開了。

離開前他開玩笑的說:“努力就有收穫,這月底你看見你的工資卡,你會無比開心。”

林簾笑了,“那我就先提前謝謝林總了。”

“應該的。”

林欽儒離開,韓在行說:“我估計你辭職林欽儒不會答應。”

剛剛兩人的談話中,他完全能聽出來林欽儒對林簾工作上的肯定,他希望林簾恢複後繼續去公司。

林簾看向韓在行,臉上還帶著笑,隻是這片笑裡染了認真,“放心,我說話算話。”

韓在行卻看著林簾,神色裡亦是認真,“林簾,我不希望你為了我而放棄你喜歡的,我隻是希望你不要那麼不顧自己的身體。”

“懂嗎?”

林簾心裡柔軟,“我懂。”

他的想法她怎麼會不懂?

可人不能一直付出,人需要回報。

她暫時停一停,不是說這一停就是永久,這隻是暫時的。

休息好後,她會繼續前行,完成自己想完成的一切。

林欽儒在病房外站了會,然後轉身去湛廉時的病房。

湛廉時的病房和林簾就在一層樓,拐彎便是。

但林簾不知道。

林欽儒來到湛廉時的病房,正好付乘出來。

付乘看見他,頷首,“林總。”

“廉時醒著嗎?”

“醒著的,在工作。”

林欽儒失笑,還真是工作狂。

“我跟他聊聊,你去忙吧。”

“好的。”

付乘敲了下病房門,說:“湛總,林總來了。”

然後打開門,讓林欽儒進去。

林欽儒進去,便看見靠在床頭的湛廉時,他麵前是一個小桌子,桌上放著手提,旁邊是檔案。

一下子,林欽儒便有種走進了湛廉時總裁室的感覺。

聽見聲音,湛廉時也未動,看著電腦裡的郵件。

林欽儒不被人理也不生氣,自己走過來拿過了跟凳子坐下,說:“剛剛我去看林簾了。”

一瞬間,敲打鍵盤的手停住。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