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344章 解不開的心結

-

黑西裝,黑皮鞋,戴著墨鏡,一身冷漠的從機場出口出來。

那身上強大的氣場和生人勿進,以及卓越的身高,瞬間吸引了旁邊人的注意。

看了又看,眼裡都是驚豔。

湛廉時。

林簾的手不自覺握緊。

韓在行神色冷了。

而似有所感,看著前方的人隨著他們的目光看過來。

然後,停下。

付乘在接電話。

每次他一下飛機便會有許多電話。

但湛廉時停下他也就停下。

他看湛廉時,卻見湛廉時冇有接電話,也冇有做什麼,而是看著一個地方。

付乘隨著湛廉時看的那個方向看過去。

頓住。

林簾和韓在行站在前麵。

兩人也正看著湛總。

付乘眼睛動了下,拿起手機先一步出去。

林簾看著湛廉時,他依舊那麼冷漠,周身都透著不近人情。

他一點都冇有變。

韓在行亦看著湛廉時,眼裡的冷意深了一層又一層。

他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湛廉時,偏偏,他總是會看見他。

他就像陰魂不散的惡鬼,在他的婚姻外麵打轉,隨時可能會毀了他努力經營的一切。

林簾最先轉過視線,說:“走吧。”

以為隻要不看見便不會想起,然後事實也的確如此。

可是,總是要看見,然後便想起許多許多。

到最後,便隻剩下恨。

濃烈的恨。

“好。”

韓在行手臂落在林簾腰上,摟著她走向安檢。

湛廉時的視線落在韓在行摟著林簾腰的手上,戴著墨鏡的臉似更涼薄了。

他轉眸,看向前方,邁步出去。

付乘站在機場外接電話。

一個電話結束便是又一個電話。

業務繁忙。

突然,一股強大的氣場襲來,付乘看向旁邊。

湛廉時走過來,打開後座車門便坐了進去。

期間冇有任何停頓。

付乘看見,立刻打開副駕駛座,坐上去。

很快車子彙入車流。

付乘看前方,掛了電話,轉頭問,“湛總,是回帝豪麗景,還是公司?”

湛廉時已經摘下墨鏡,看著窗外。

隻是摘下墨鏡的他看著更無情。

“公司。”

付乘微頓,看他臉色,說:“好的。”

很多時候湛總出差回來都會先回家,如果公司事情特彆緊急,他纔會去公司。

但今天公司裡並冇有什麼緊急的事。

湛廉時看著窗外,眸子湛黑,依舊看不到底,不過,外麵的景物並冇有落進他眼裡。

他眼裡是彆的東西。

林簾。

林簾和韓在行上飛機,韓在行訂的機票是頭等艙,兩人坐下。

韓在行看林簾。

她臉色不好。

握緊她的手,說:“想不想聽笑話?”

林簾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坐好後就看著窗外。

聽見韓在行的話她轉過頭來。

“笑話?”

“嗯。”

韓在行說:“兔子和烏龜賽跑,兔子問,你這麼慢,我這麼快,你為什麼還有勇氣跟我一起賽跑?”

林簾一愣。

龜兔賽跑?

韓在行看著她,“你猜烏龜怎麼回答?”

林簾想了想說:“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輸。”

“不是。”

林簾皺眉,這不是的話,那是什麼?

“因為想試試?”

“也不是。”

林簾猜不出來,“你告訴我吧,我猜不到。”

韓在行就知道她猜不到。

倒也冇吊著她,說:“烏龜說,重在參與。”

林簾怔住,幾秒後,噗呲一聲笑了。

重在參與……

嗬嗬……

韓在行看林簾笑,那臉上的燦**外麵的陽光都還要明媚。

林簾,我知道,你心裡的心結解不開,我也不需要你解開,我隻需要隨著時間過去,這些心結隨著時間塵埃,被一點點掩埋。

飛機在一個小時後降落在機場,兩人下飛機,韓在行攔了輛出租車,和林簾去了韓家。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