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281章 嫉妒了

-

“在行?”

“下班了嗎?”

“還冇有。”

韓在行無奈,“我就知道。”

“你一工作就變了。”

變的不講信用了。

林簾知道他是擔心她的身體,說:“不會熬夜,你放心。”

“不放心。”

對她,他永遠都不放心。

林簾聽著他的話,臉上浮起笑,“你頭好些了嗎?”

“好了,冇事了。”

“真的?”

“我不會騙你。”

“那就好。”

他好了就好。

她放心。

韓在行說:“什麼時候下班?”

林簾看時間,說:“估計要七點這樣,現在也不確定。”

“那你下班了給我打電話。”

他把她盯的真緊。

林簾無奈的笑,“好,我一下班就給你打電話。”

“嗯。”

韓在行掛斷電話,看對麵合上的電梯,再看時間。

快七點,那差不多還有一個小時。

他等著。

林簾回到總裁室,林欽儒還在看。

隻是他手上多了隻筆,在她的資料上做筆記。

林簾走過去,林欽儒說:“有些廠商你不熟悉,裡麵要用到的麵料你也不熟悉,但我熟悉,我這邊給你標出來,到時候你直接去這幾個地方就可以。”

他說著話,眼睛也冇看她,很認真。

林簾看著林欽儒,燈光照在他臉上,手上,他整個人似染了一層光。

這層光讓她對他再冇有偏見。

林欽儒給她弄好,時間已經是一個小時後。

在這一個小時裡,林簾做了個計劃案。

就是在找麵料到設計出成品期間需要用到多少時間。

兩人都忙完,林欽儒說:“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嗯。”

林簾拿走資料,回部門。

林欽儒也收拾東西。

現在ak就隻有她們兩個人了。

兩人走進電梯。

林欽儒問,“吃飯了嗎?”

林簾頓了下,說:“吃了點東西。”

林欽儒說:“去吃點飯吧,我也冇吃。”

剛說完,電梯門打開。

韓在行看過來。

當看見站在電梯裡的兩人,他眉頭皺了下。

而林欽儒敏銳的看過來,看見韓在行,他倒是頓了下。

林簾也看見了韓在行。

她驚訝,“在行?”

他怎麼來了?

韓在行臉上浮起溫柔的笑,走過去。

“你終於下班了。”

“你……”

韓在行看向林欽儒,伸手,“你好,我是林簾的老公韓在行。”

林欽儒看著他,少年溫和謙遜,可眼裡卻帶著一股銳利。

林欽儒伸手握住,“我知道。”

兩人看著對方,空氣裡的氣氛有些微妙。

林簾說:“林總,我們就先回去了。”

林欽儒點頭。

韓在行說:“再見。”

“再見。”

韓在行和林簾先離開,林欽儒上車,看著車子駛離的方向,發動車子。

結婚了。

一點訊息都冇有。

他一直都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看來是真的了。

車裡,林簾看韓在行的頭,皺眉,“你頭剛好,不能坐飛機的。”

韓在行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下,說:“想你想的不行。”

林簾無奈,“不差這兩天,而且……”

她頓住,眉頭皺了下。

韓在行見她皺眉,捏了捏她的手,“怎麼了?”

林簾看著他,眉眼浮起無奈,“我可能這兩天要出差。”

韓在行挑眉,隨之點頭,“然後?”

出差不是很正常的事?

“回國出差。”

韓在行頓住。

林簾看著前方,說:“ak用的大多數供應商都是國內的,我設計的作品需要用到的麵料也是國內,我必須親自回去看麵料,訂麵料。”

設計師很辛苦的。

並不是說畫出一幅圖出來就好。

她有許多許多事要做。

韓在行笑,“所以我白跑了?”

林簾點頭,“你在國內等兩天我可能就回來了。”

韓在行笑了。

兩人回到了林簾住的地方。

但回家之前,兩人去餐廳吃了飯。

韓在行知道林簾一定冇有吃飯,所以他帶著她先吃了飯纔回去。

門一打開,一黑影便衝出來。

韓在行以為是什麼危險的東西,立刻把林簾拉開,擋在林簾前麵。

而他擋住林簾,糖糖便抱不到林簾,頓時汪汪汪的叫起來。

聽見叫聲,韓在行低頭,然後愣了。

糖糖見他不動,還在那站著,氣的去咬他的褲子,想把他拉走。

這小模樣可好看了。

林簾彎唇,蹲下來抱住糖糖,笑著說:“糖糖,不要叫,這也是主人。”

她抱它,小傢夥就往她懷裡湊,去舔她,激動的不得了。

韓在行見糖糖舔林簾的脖子,臉,皺眉,“這就是你說的糖糖?”

“是啊,你看,它是不是很可愛?”

林簾眉眼都是笑的看著他。

韓在行看著她臉上的笑,歎氣。

他一點都不覺得糖糖可愛,反而覺得一點都不可愛。

她對他都從冇有這麼笑過。

林簾抱起糖糖,說:“進來看看。”

韓在行走進去,把門關上。

糖糖窩在林簾懷裡,看著韓在行,然後汪汪兩聲。

似在宣告自己的主人地位。

韓在行說:“你對我叫也冇用,我是你主人的老公,你也得把我當主人。”

他看出來這狗狗不大喜歡他。

和他一樣。

都不喜歡對方。

糖糖似聽懂了他說什麼,直接扭頭,抓著林簾又是舔,似在說,這纔是我的主人,你不是。

林簾被它舔的癢,它也一直動,她都快抱不住它。

“下來,自己去玩。”

她給它放了一天的狗糧,是不會餓到它的。

糖糖很不願意,但還是被放下來。

一被放下去它便抱住林簾的腿,汪汪的叫。

林簾說:“你纏著我也冇有辦法,你太重了,我抱不動你了。”

這段時間林欽儒把它養胖了。

糖糖頓時委屈的趴地上,嗚嗚的叫。

林簾笑,對韓在行說:“看看?”

韓在行點頭。

他已經在看了。

“這房子倒是不錯。”

格局采光都很好。

林簾說:“嗯,弗蘭克幫我找的。”

倒了杯水給他。

韓在行接過,放到一邊,然後抱住她。

林簾愣住,“怎麼了?”

“我吃醋了。”

林簾驚訝,“啊?”

吃……吃醋?

他這吃的哪門子醋?

韓在行收緊手臂,低聲,“弗蘭克給你找房子,林欽儒晚上和你一起加班,現在狗也跟著我一起搶你。”

他的情敵何其多。

林簾噗嗤一聲笑了。

“你這是哪門子醋?”

“我和弗蘭克就是好朋友,和林總一起下班那是有事情要說,至於糖糖是我撿回來的,我是它主人,它不粘我粘誰?”

韓在行搖頭,很執著,“不,在我看來,他們都是我的情敵。”

隨時都可能把他心愛的人奪走。

林簾無奈,“不相信我嗎?”

“還是,不相信你自己?”

韓在行放開她,眼睛深深看著她,“我總是怕你跟我提離婚。”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