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272章 重新站起來

-

韓在行有短暫的停頓。

但不過幾秒,他便恢複。

把保溫桶合上,蓋好,放到一邊。

又拿過紙巾,把小桌子擦乾淨,去洗了手,走出來,他才坐到沙發上。

“林簾,坐。”

林簾一直等著他說話。

現在他終於說了,她卻冇有輕鬆。

林簾坐到沙發上,看著韓在行。

韓在行亦看著她。

“你剛說離婚,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他很認真的看著她,就像在和她討論什麼事一樣,很認真,很專注。

林簾點頭,直截了當,“我們不合適。”

“哪不合適?”

“哪裡都不合適。”

氣氛安靜。

韓在行不再問。

可他的眼睛一直看著她,像是要透過她的眼睛看進她的心。

雙手交叉,抵到唇上,韓在行垂眸想了下,然後抬眸,看著她,“林簾,我說說我的想法。”

林簾頓了下,說:“好。”

“我們現在名義上的夫妻,不論怎麼樣,這是不變的事實。”

“而現在假如你跟我離婚,離婚後呢?你就不用生活了嗎?”

“你需要生活,你也需要工作,你不論在生活中和工作中你都會遇見男性,你會和他們有接觸,他們會對你有好感,會追求你,然後湛廉時發現後,你又躲著,那麼這一輩子你都在躲避中度過?”

林簾手握緊。

韓在行看著她眼睛,繼續說:“我們不離婚,我們就像平常人一樣生活,過日子,期間會遇到湛廉時的阻攔,但這又怎麼樣呢?”

“他還能殺了我或者殺了你的父母不成?”

“不可能的,他不會那麼做,既然他不會這麼做,你又何必怕?”

林簾搖頭,“你可以有更好的生活,你可以不用受傷,可以活的很快樂。”

韓在行笑了,“快樂?什麼是快樂?”

“和不愛的人躺在同一張床上,相對無言,這是快樂?和不愛的人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冇有一點溫馨,這是快樂?”

“如果你覺得這是快樂的話,那我覺得不是,我覺得這是痛苦。”

林簾沉默了。

韓在行握住她的手,放在掌心,包裹,深深看著她,“林簾,你覺得的幸福不是我要的幸福,你覺得的快樂不是我要的快樂,你明白嗎?”

林簾抬頭,眼裡的澄澈染了絲迷茫,“可那晚發生的事讓我覺得自己很臟,我無法原諒自己在婚內發生這樣的事。”

她真的無法原諒。

所以,她和他結婚,她……無法把自己給他。

這樣的婚姻,他拿來做什麼?

韓在行握緊她的手,像貝殼把珍珠藏好,他掌心變的炙熱。

“你要這樣說那你就怪我吧,我揹著你私自領了證。”

讓她這樣譴責自己。

林簾搖頭,“我不怪你,本來當初就答應了你要去領證的,是我言而無信。”

韓在行笑了,“你以為你走我不知道?”

林簾一愣。

韓在行彎唇,“我知道,在你走之前我就知道了,但我冇攔著你,因為我想你完成你的夢想,然後不留遺憾,當然,我也卑鄙了一次,偷偷把戶口本拿走去領證,我要綁你一輩子。”

“所以,林簾,你不要覺得對不起我,不要因為各種原因推拒我,我給你一輩子的時間來想通這些,我不信他湛廉時能跟我們耗一輩子。”

韓在行的話觸動的林簾的心。

她冰涼的心有了點溫度,然後有力的跳動起來。

她認真看著他,“我無法把自己交給你,這樣也可以嗎?”

“愛一個人,怎麼樣都可以,不愛一個人,怎麼樣都不可以。”

“林簾,我愛你,這一輩子你什麼都不給我,你就在我身邊,我便幸福,快樂。”

夜色深了,韓在行睡了過去,林簾守在病床前,看著他,眼裡有光在跳躍。

在行說的對,逃避是永遠都解決不了問題的。

她越逃湛廉時越會把自己逼到死角。

就像這次。

她痛,她絕望,她麻木。

可如果她迎刃而上,不顧一切的反抗他,那即使會痛,那也不會麻煩,不會絕望。

林簾去護士站要了紙和筆來,開始在小桌子上畫圖稿。

這一晚開始,她將重新站起來,迎接後麵不論多大的風暴。

林欽儒從會議室結束會議出來,他抬起手腕看時間。

十點五十。

離湛廉時狀告那些人到現在已經過了差不多二十四個小時,離林簾給他打電話過了三十二個小時。

她還冇把畫稿給他發過來,也冇給他打電話。

她是打定主意辭職了?

林欽儒微微皺眉,走進總裁室。

剛走進總裁室,手機便叮的一聲。

他腳步一停,立刻拿起手機。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