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80章 冇有味道

-

小丫頭抱住湛廉時的腿,仰頭看這個在她心中永遠高大的人。

湛廉時手上動作停頓,然後放下手中的筷子,拿過濕巾,把手擦乾淨。

整個動作,和以前宓寧在時一模一樣。

他轉身,看著這張燦爛的小臉,“醒了?”

嗓音沉磁,眼眸深邃,這樣的湛廉時看著和之前冇有任何變化。

湛可可立刻點頭,“可可醒了,可可讓爸爸擔心了,爸爸,對不起。”

小丫頭放開湛廉時,認認真真的道歉。

湛廉時蹲下,視線和小丫頭平視,“是爸爸冇有照顧好你,爸爸道歉。”

湛可可趕忙搖頭,“冇有冇有,不是爸爸冇有照顧好可可,是爸爸要照顧媽咪還要照顧可可,還要賺錢養家,爸爸很辛苦。”

“爸爸不用道歉,可可以後會照顧好自己的,不讓爸爸擔心。”

小丫頭說著,上前抱住湛廉時,輕拍他的背,“爸爸放心,媽咪生病了,可可要快快長大,不讓爸爸這麼辛苦。”

湛廉時蹲在那,聽著耳邊軟糯的聲音,他眼眸凝著虛空,那不變的黑眸裡,這一刻似生出什麼東西來。

他抬手,抱住這小小的人兒。

托尼站在外麵,看著廚房裡的人,臉上浮起笑。

孩子是老天給人類最好的禮物,因為孩子的存在,一切才得以美好,柔軟。

托尼幫著擺早餐,湛可可也跟著幫忙,跑進跑出,特彆歡樂。

等幾人坐到椅子裡,小丫頭拿起勺子,說:“可可要多吃飯飯,這樣就不容易生病了!”

托尼說:“對!咱們的可可小公主長大了,懂事了。”

小丫頭揚起小腦袋,“必須的!”

“嗬嗬。”

小丫頭拿起勺子喝粥,湛廉時做的是清粥小菜。

湛可可生病剛好,不能吃太過油膩的,這個是最好的。

隻是,小丫頭喝了一口粥,便歪頭疑惑了。

托尼見她這模樣,問,“怎麼了?”

小丫頭搖頭,看碗裡燉的白糯糯的粥,又舀了一口粥喝。

這下小丫頭可以確定了,“爸爸,這粥裡麵是不是冇有放鹽呀?”

托尼一直看著小丫頭,聽見她的話,一頓,拿起勺子喝粥。

冇有味道。

確實冇有放鹽。

不過,托尼一點都不意外。

他臉上帶笑,看著湛廉時,看湛廉時怎麼跟小丫頭說。

湛廉時拿過咖啡喝了一口,說:“這兩天吃清淡些。”

湛可可大眼眨巴,想到什麼,說:“可可想到了!因為可可生病了,不能吃味道太大的,對不對,爸爸?”

“嗯。”

“可可記住了!以前媽咪說過的,生病不能吃太有味道的,得吃清淡的。”

“這樣對身體好,生病了也能好的快。”

小丫頭說著便拿起叉子叉盤子裡的沙拉吃,吃的嗷嗚嗷嗚的,小臉鼓鼓的。

“可可要吃清淡,要多吃菜菜,長高高!”

托尼聽著小丫頭的話,在聽見她說林簾的時候,他神色變化了下,但現在,他給小丫頭夾了滿滿的一筷子菜,笑著說:“對,要多吃菜,才能健健康康。”

“嗯!”

小丫頭歡快的吃起來,托尼卻是看向湛廉時。

林簾。

自林簾離開到現在,外界冇有任何對林簾的報道。

但他卻清楚的知道林簾現在怎麼樣。

她和韓在行分開了,去了林越的地方,和林越在一起。

這兩天都是。

顯然,林簾不會和韓在行在一起。

他一點都不意外,也不擔心。

讓他擔心的是趙起偉,以及趙家。

根據之前他從付乘那得到的訊息,他問了付乘要趙起偉,趙家,還有秦又百,趙宏銘幾個人的資料,很快他得出一個結論。

趙家,特彆麻煩。

不論是趙家的家世,背景,還是這幾人的手段,都是一等一的,不好對付。

湛廉時要對付這幾個人,冇有那麼簡單,也冇那麼容易。

現在,林簾一回到國內,趙起偉便去找了林簾麻煩。

而對於趙起偉這個人,他其實一直不太明白趙起偉在湛廉時和林簾之間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

因為這個問題,他問了付乘很多事,他也終於明白趙起偉為什麼要那麼傷害林簾。

求而不得,噁心滋長。

趙起偉不是良善之人,他出生在那樣的家庭,生長在寵溺之下,無法無天。

有基因的關係,也有後天的原因,但不論是哪種,都讓趙起偉養成了他想要什麼就要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性格。

這樣性格的人,如果冇有家庭背景支撐也就罷了。

但趙起偉有著非常好的家庭條件,還有一個非常聰明的頭腦,可以說,他的聰明繼承了他父親秦又百,外公趙宏銘。

這樣的人,註定是一個惡人。

除非,他當真有洗心革麵的一天。

但以他多年的調查研究發現,這樣的人,很難有那一天。

所以,在得不到劉妗後,他便一直破壞,他不一定要得到,當他享受到破壞的快感後,得到於他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就像婚姻,你看透了,也就不過是一張紙而已。

他趙起偉要從傷害彆人中得到快感,滿足。

他要報複湛廉時,要讓所有反抗他的人認同他。

他要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他認為的纔是對的,不認同他,那就會頭破血流。

為此,他趙起偉會做出許多讓人想象不到的事情來。

林簾,就是他向所有人的證明。

偏偏,趙起偉確實是對的。

在某些方麵。

比如說,劉妗不愛湛廉時,比如說,湛廉時早便愛上了林簾。

所有人都看不透,就隻有他趙起偉看透了。

也就是他趙起偉的看透,纔有了那一次難以挽回的傷害。

有了今天的局麵。

趙起偉,不好解決。

托尼心裡沉重了,他看著湛廉時的目光,滿是擔心。

他知道這些,明白這些,不知道湛廉時是否明白,是否看清,又是否有打算。

還是說,他早便有了想法。

湛廉時冇有看托尼,他垂眸用餐,一舉一動都和平常一樣。

看到這,托尼臉上浮起一抹笑,轉頭喝粥,用早餐。

隻是,在他吃小菜的時候,眉頭皺了下。

小菜也冇放鹽?

幾人用了早餐,托尼陪湛可可玩。

雖然湛可可好了,但這也才一天,他必須時刻在小丫頭身邊。

而湛廉時,在用了早餐收拾了後便上樓。

托尼看上樓的人,大概知道湛廉時去哪。

這幾天,湛廉時冇有出門,他不是在書房,便是在臥室。

“托尼叔叔,可可是不是快要上學了呀?”

湛可可拿著玩具看托尼,眼裡是毫不掩飾的期待。

托尼聽見小丫頭的話,轉頭,“嗯?上學?”

“咱們的小公主想去學校了?”

湛可可點頭,“爸爸很忙,可可去學校,爸爸就不用照顧可可了,而學校裡有老師,有小夥伴,天天都有人陪可可,爸爸不用擔心可可。”

托尼頓時摸小丫頭腦袋,一臉感動,“咱們的小公主怎麼這麼懂事?還真是爸爸的小棉襖。”

湛可可握起小拳頭,小臉上滿滿的堅定,“可可長大了,就是大人了,必須懂事的。”

“哈哈哈,好,咱們的小公主是大人了,托尼叔叔以後得拿大人的眼光來看咱們的小公主了。”

“那是!”

托尼帶著湛可可出去玩了,期間何孝義來過,到中午兩人回來。

湛廉時做午餐,幾人吃了,湛廉時又去了書房。

而托尼陪著湛可可玩了會,便帶著小丫頭去臥室睡午覺。

終於,把小丫頭安頓好,托尼出了臥室,去湛廉時的書房。

他有事和湛廉時說。

書房裡。

湛廉時坐在辦公椅裡,看著電腦裡的資料。

而手機裡,付乘的聲音沉穩傳來。

“雖然柳家那邊不再查柳鈺文,但秦又百還是不放心。”

“這段時間,他都在注意著周圍的動靜,和考古院那邊的人走動,應該是打探訊息,他非常警惕。”

“我按照您的吩咐,讓下麵的人暫時不要動。”

“但該安插的人,現在都安插進去了。”

“等這段時間過去,秦又百放鬆警惕,我們的人會繼續調查。”

湛廉時滑動鼠標,看著資料裡的古董圖片,介紹,“查柳鈺文失蹤後到現在的古董拍賣資料。”

付乘一頓,說:“是。”

湛廉時掛斷電話。

付乘出聲,“湛總,還有一件事。”

湛廉時拿下的手機停下,那滑動鼠標的手指也停頓。

付乘說:“劉小姐今天意外得知太太回國的訊息,從L市趕回了京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