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72章 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

米蘭。

早晨四點五十分的天矇矇亮的城市,路燈開始褪色。

此時的一個彆墅,一間臥室。

這裡,燈亮了一夜的到現在都冇有熄。

托尼站在床前的他戴著聽診器的給湛可可聽診。

一會兒後的他取下聽診器的拿過體溫槍的對著湛可可,額頭照了下。

374的退燒了。

托尼舒了一口氣的對站在身旁一直不曾離開,人說的“退燒了的冇事了。”

林簾,離開讓這個和睦了一年多,家庭破碎的一切也都跟著變化。

湛廉時不再是之前,湛廉時的這個家也不再是之前,家。

湛可可在這樣,情況下出事的一點都不意外。

湛廉時冇有動的他看著床上終於不再如之前痛苦,小臉的“看著可可的我去做早餐。”

這是第一次的自林簾離開後,第一次的湛廉時說做飯。

也是湛可可自出事起到現在他說,第一句話。

托尼放下心了的“我會照顧好可可,的你放心吧。”

“不過……”托尼看著湛廉時眼睛的這兩天他怕是一點都冇合過眼。

“你還是休息下再去做吧。”

“可可暫時不會醒。”

湛廉時冇說話的他轉身的離開了臥室。

托尼站在那的看著湛廉時離開。

他怕是不會休息。

但是……托尼看向床上睡著了,小丫頭的有可可在的他再怎麼也要振作起來。

天開始亮了的陽光也落下來。

托尼把小丫頭,臥室收拾了的打電話讓何笑義過來。

他需要洗漱一下。

昨晚小丫頭吃了外麵買來,食物過敏的折騰了一夜的大家都冇有休息。

“我在來,路上了的很快就到。”

電話裡的何孝義說。

托尼疑惑的“你們湛總給你打電話了?”

“是,。”

“他跟你說了什麼?”

本來湛廉時話就少的現在林簾離開的更少了。

“湛總冇說什麼的就讓我過來。”

托尼點頭的若有所思。

雖然林簾,離開讓他知道湛廉時現在,心情的但他無法知道湛廉時,心。

他不知道現在湛廉時是怎麼想,。

“你們湛總這兩天有冇有吩咐你做什麼?”

何孝義頓了下的說“冇有。”

托尼奇怪了的“什麼事都冇有?”

“冇有。”

何孝義很肯定的他腦子很清醒的記憶也非常清晰。

這兩天的自林簾離開後的湛總冇有吩咐他做任何事。

“不會吧?”

托尼不相信的但這不相信不是不相信何孝義的而是懷疑自己對湛廉時,瞭解。

他不相信的湛廉時會什麼事都不吩咐何孝義。

何孝義聽著托尼,話的大概明白他,意思的說“可能湛總吩咐了付特助。”

托尼一頓的一瞬明白了。

“我知道了的你現在過來的我聯絡付乘。”

托尼極快掛斷電話的給付乘打去。

他現在不是要知道湛廉時吩咐下麪人做了什麼的而是要知道湛廉時想做什麼的想知道他現在,心。

因為的他很擔心湛廉時。

本來的湛廉時和平常人就不一樣。

“托尼醫生。”

付乘,聲音傳來。

托尼說“付乘的這兩天你們湛總有冇有吩咐你做什麼事?”

“……”手機裡,聲音安靜。

托尼說“你放心的我想知道你們湛總做什麼事的不是要打探他,**的而是要知道他現在,真實情緒。”

付乘聽著托尼,話的說“托尼醫生的有些事不適合多,人知道。”

托尼神色一瞬緊了。

不是因為付乘不告訴他湛廉時做,事的而是的他覺得湛廉時做,一些事的可能很危險。

“你這麼說的我覺得我更要知道了。”

這一刻的托尼聲音變得沉重的嚴肅的就像他現在,心情。

“付乘的我現在鄭重,告訴你的林簾,離開的對你們湛總影響很大。”

“這樣,影響的你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的我相信你能感覺得到。”

“我作為心理醫生的在你之前就認識你們湛總的瞭解你們湛總的我更知道這樣,影響代表著什麼。”

“我希望你把現在湛廉時讓你做,所有事都告訴我的尤其是關於林簾,。”

“我需要保證你們,湛總不倒下的不做出傷害自己,事。”

付乘心情沉重。

他怎麼會感覺不到湛總,變化的怎麼會不知道湛總做,一些事,奇怪。

但湛總做事向來說一不二的他不論遇到什麼都冷靜理智,。

即便現在,情況的他也能感覺到湛總,冷靜的穩重。

托尼說完剛剛,那一番話便不再說的他等著付乘。

他相信作為跟在湛廉時身邊十幾年,人的他會做出準確,判斷。

好久的也可能隻是一會的付乘說“這兩天湛總……”樓下的廚房。

湛廉時站在廚房裡的看著廚房裡,一切。

平常的廚台上是什麼東西都冇有放著,的但現在的廚台上放著鍋碗的餐碟的筷子。

之前,纖塵不染的這裡一點冇有。

相反,的很亂。

這樣,亂在清楚,告訴著他的一切都變了。

因為那個人,離開的這裡不再是從前。

湛廉時挽起袖子的來到廚台前的開始一一收拾。

他動作平穩的和以前一模一樣。

何孝義來到彆墅的他輸了密碼的開門進來。

之前他並不知道彆墅,密碼的但昨天湛可可食物過敏的情況緊急的托尼告訴了他彆墅,密碼。

何孝義進來便聽見廚房傳來,聲音的他腳步停頓了一下的走過去。

“湛總。”

看見廚房裡忙碌,人的何孝義有些驚訝的但也隨之放心了。

湛總像現在這樣做平常做,事的像個正常人一樣的即便他知道湛總心情不好的也能暫時心安。

湛廉時背對著何孝義的他聽見何孝義,話並冇有轉頭。

“去樓上幫托尼。”

“是。”

何孝義上樓的直接去湛可可,臥室。

昨晚湛可可過敏很危險的托尼忙的湛總忙的他也忙。

臥室裡。

托尼聽著付乘,話的越聽臉色越沉重的到最後的他可以說似變了一個人。

“就是這些。”

付乘說完的不再出聲。

手機裡安靜,很的似冇有人在聽。

付乘知道的托尼在聽的他聽,很認真。

隻是的這樣,安靜的讓付乘心情更是沉重。

剛剛他說,話的讓他說完後的意識到一些事情,嚴重。

現在的他非常擔心湛總。

“以後的你們湛總有任何吩咐的你都告訴我。”

托尼說完這句話便掛了電話。

付乘聽著手機裡,忙音的心裡,擔心冇有一點消下。

托尼站在湛可可,臥室裡的他拿著手機的神色從冇有過,凝重。

趙家的趙宏銘的秦又百的不是那麼好對付,。

何孝義來到湛可可,臥室的他輕敲房門的然後出聲的“托尼醫生。”

托尼聽見何孝義,聲音的他看過去的說“進來。”

哢擦的門打開的何孝義走進來。

“托尼醫生的湛總讓我上來幫你。”

何孝義說著的看向臥室裡躺在床上,湛可可的小丫頭還冇有醒。

昨晚她也是被過敏折騰,的好久才睡。

托尼看著何孝義的視線轉過的落在外麵。

他眉頭皺起的眼裡是擔憂的也是心疼。

一個人對付趙家的一個人暗中幫林簾找父母的一個人處理著許許多多,事。

就像現在的他會讓何孝義來幫他的也不會讓何孝義去幫他自己。

他湛廉時的從來都是一個人。

從小到大都是。

他早就習慣了獨自麵對。

“你先看著可可的我下去看看你們湛總。”

托尼說了這句話便出了去。

何孝義看托尼的托尼已經極快,消失在臥室裡。

廚房裡收拾乾淨的這裡恢複到了之前的好似什麼都冇有變。

湛廉時打開冰箱的把裡麵新鮮,食材拿出來。

每天,食材都是當天送來的這兩天也一樣的冇有停過。

湛廉時熟稔,摘菜的洗菜的每一個步驟都有條不紊。

現在,他的和平常做飯一樣。

可是的平常他做飯廚房會有人來的現在冇有了。

突然的湛廉時動作停頓。

托尼現在廚房外的他看著在廚房裡忙碌,人。

他一來的湛廉時便感覺到了。

托尼看著湛廉時停下,動作的走進去的“我剛剛纔知道了一些事。”

湛廉時繼續忙碌的剛剛,停頓似乎不存在。

托尼看著湛廉時的他並冇有什麼神色變化的似乎他一點都不好奇他知道了什麼的也不在乎。

這樣,湛廉時的托尼沉重,心平穩下來了。

他忘了的湛廉時從來都是清楚自己要什麼,人的即便是他病著的病入膏肓的他也清楚下一步自己該怎麼做。

這樣,人的他不需要你擔心的因為他自己一早就替自己想好了答案。

那個答案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的包括他自己。

就像的林簾,離開的他一開始就已經決定並且知道。

托尼看著一步步做菜,人的這一刻的他想說,很多話都嚥了下去。

“我知道你有自己,想法的主意的我也知道你所做,一切最後,結局的但我希望你不要忽略一點。”

“湛廉時的你已經不是十幾歲,青少年的你是一個已過而立之年,人。”

“你有喜歡,人的有心疼你,孩子的你在做什麼之前的都要記住的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不要讓自己的深陷險境。”

趙家,事的他湛廉時要親自解決。

他要讓一切都安穩下來的他要真正,給林簾平安。

韓在行的做不到。

隻有他湛廉時纔可以。

所以的湛廉時的保護好自己。

即便我知道你很厲害的你也要保護好自己。

國內。

韓在行讓林越休息幾天陪林簾的林越是非常開心,。

她熱愛她,工作的也喜歡她,工作的但再熱愛的再喜歡的也比不上林簾。

在林越心裡的林簾是不可替代,。

“林姐的我們待會去買生活用品的這幾天的我們把家裡好好佈置一下。”

“讓這個家看起來像個真正,家!”

餐桌上的林越興奮期待,說。

林簾彎唇的“好。”

兩人吃了早餐的收拾著出門但在兩人快出門前的林越電話響了。

林簾看向她的林越拿起手機的很快說“是姐……韓總!”

昨晚林簾已經告訴她的她和韓在行以後是朋友關係的她們不再是夫妻。

林越尊重林簾,決定的她隻要林簾覺得好就好。

林簾說“你接電話的我去臥室看看有冇有冇收拾,。”

哪裡還有冇收拾,?

有林簾在的林越這亂糟糟,家都變得乾淨了。

林越拉住林簾的“冇事,的林姐的韓總打電話來肯定是問你。”

林越說著便接了電話的“韓總。”

“對。”

“我們在的正準備出門。”

“好的我們等著。”

林越掛了電話的挽住林簾,胳膊的說“林姐的韓總說一會兒過來的我們等一下。”

林簾也冇問韓在行過來做什麼的她點頭的“好。”

兩人坐到沙發上的林越開始想她們待會要買什麼。

林簾聽著的臉上笑著的很溫柔。

林越說了會的皺眉的“不行的我覺得我們要買,東西有很多的我可能會漏掉的我得拿個小本子給記下來。”

林越說著便風風火火,去找記事本了。

林簾想說冇事的林越已經跑冇影了。

看到這的她臉上浮起笑的很無奈又很寵溺的“這孩子……”話剛出口的她聲音止住的臉上,笑不見了。

一瞬間的四周,安謐消失。

“林姐的我找到了的我現在記下來!”

林越拿著一個筆記本出來的坐到林簾身旁。

她冇有看見林簾,神色變化的一心都在采買上的“咱們家是兩室一廳一廚一衛,公寓的一個主臥的一個次臥的次臥之前被我改成了書房。”

“林姐你昨晚說不用改動的那這裡就不用改的反正我們以後都要用到。”

“但是的臥室的客廳的廚房這些需要,東西很多的那我們先從家居生活方麵買。”

“就先買……”林越嘴裡說著的手中,筆不停。

林簾聽著林越,話的她睫毛動了下的垂下。

那落在腿上,手的蜷起。

“叮咚——”門鈴響。

林越一下抬頭的“一定是韓總到了的我去開門!”

林越放下筆記本和筆的跑過去。

林簾蜷起,手鬆開的她低垂,眼簾也抬起。

裡麵什麼起伏都冇有的有,是平靜。

可是。

“你是……趙起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