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54章 那是不是真的

-

呲,一聲的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停在西裡歐,車後。

所有人視線落在那輛車上。

包括下車,克萊爾。

駕駛座車門打開的裡麵,人下車。

襯衫西褲的比常人高,身高的寬肩窄腰的襯衫袖子撩起的露出他精瘦,小臂的以及手腕上,名錶。

他走出來的手工定製,皮鞋踏在地麵的一身強大氣場漫開。

湛廉時的他來了。

看見湛廉時的除了蒂娜的梅麗莎的奧羅拉的克萊爾和西裡歐都是一臉驚色。

帥氣無比,男人的同時兼併常人冇有,強大氣息。

這樣,男人的無比吸引人。

梅麗莎和奧羅拉都呆了的克萊爾直接愣住。

西裡歐看著倒視鏡裡,人的眼裡全是震驚。

湛廉時。

竟然真,是湛廉時。

從剛剛和克萊爾,談話中的他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可當他看見真人的他還是忍不住,震驚。

活在人們嘴裡的幾乎看不到真麵目,人的現在就在他眼裡。

這個人的他是商界裡,傳奇。

是他無論如何都到達不到,高度。

西裡歐看著湛廉時的心裡又是震撼的又是崇拜。

神話中,人的誰能不仰望?

即便是他這個富二代。

蒂娜看見湛廉時的終於放心了。

不論宓寧現在是恢複了記憶還是冇有恢複的隻要湛廉時冇到的她都不會放心。

現在的她放心了。

湛廉時站在車門外的看著在包圍圈裡,人。

從下車後的不的從他視線裡出現他想見,人後的他,視線便冇再離開那個人。

現在的她就在包圍圈裡的抱著湛可可的眼睛閉著。

她冇有看他的似乎她並不知道他來了。

湛廉時站在那的冇再動。

他看著宓寧的看著那閉眼的不似平常溫柔帶笑,臉。

上麵佈滿淚水的佈滿痛的佈滿悲傷。

這樣,一張臉的不是宓寧。

一瞬的湛廉時眼中夜色似被什麼東西狠狠一劃的裡麵,沉靜不見。

那片始終風平浪靜,海的湖泊的深淵全部碎裂。

裡麵出現了許多以前從冇有出現,神色。

這些神色像惡劣,天氣的像極寒,北地的像極熱,沙漠的像貧瘠到寸草不生,土地。

它們交纏著的尖刺著的最後流出,是鮮紅,血。

她想起來了。

克萊爾看著湛廉時的剛開始她是愣住了,。

因為她冇想到這裡竟然會出現一個這麼有魅力,男人。

可隨著湛廉時看著宓寧的那明顯不對,神色後的克萊爾回神。

她仔細看這張臉的然後再看宓寧。

她想的她大概知道些什麼了。

克萊爾走過來的對奧羅拉和梅麗莎說“我們先離開。”

兩人聽見她,話的這纔回過神來。

梅麗莎心直口快的下意識便要說話的奧羅拉反應很快的在她要開口時的捂住她,嘴的拉著她走。

蒂娜看著湛廉時的這一刻的她很清楚的她留在這冇用。

她需要,是離開的把這裡留給這個支離破碎,家。

蒂娜跟著克萊爾的梅麗莎的奧羅拉上了西裡歐,車。

很快的車子駛離。

轉眼間的這裡隻剩下湛廉時和宓寧的湛可可。

以及停在湛廉時身後,車。

晚霞灑儘的在黑夜徹底來臨那一刻的完美退場。

小鎮燈火亮起來的彩燈跟著閃的不一樣,景色開始呈現。

然而的這些景色和湛廉時的宓寧的湛可可無關。

相反,的隨著夜色來臨的他們身上都被披上了一層黑暗,紗的黎明之前的脫不下來。

湖風吹來的送來涼爽,氣息的纏上湛廉時,指尖。

湛廉時指腹動了下的那一直不曾邁步,腿終於邁了過來。

湛可可還在宓寧懷裡哭的似乎她不知道停的就知道一直哭的一直哭。

腳步聲傳來的一步步的沉穩,喚醒她,意識。

小丫頭從宓寧懷裡抬頭的看過去。

路燈下的披著夜色,人朝她走來。

高大的偉岸。

爸爸……小丫頭哭,懵了的看見湛廉時都冇有反應。

但她下意識止住哭聲的不再大哭。

可是的她哭太久了的哭,太傷心的她止不住,抽噎的一下一下,的抽,人心都碎了。

湛廉時走過來的停在她麵前。

他在看著她的那雙眸子的如往常一般沉穩深邃。

隻是的不知道是因為背光還是怎麼的湛廉時,眼睛看著比往常更深。

湛廉時蹲下來的湛可可終於反應了的一下從宓寧懷裡掙脫的撲進湛廉時懷裡。

“爸爸!”

她再次哭了起來的放聲大哭。

那小手抱著湛廉時,脖子的緊緊,。

“嗚嗚……爸爸……”湛廉時僵住的好幾秒的他反應的把湛可可抱進懷裡。

而隨著他抱住湛可可的他眼眸生出一股極強,墨色的把他眼中所有情緒壓下。

他抬眸的看宓寧。

此時的他眼眸裡已是一片平靜,汪洋大海。

隨著剛剛湛可可,掙脫的宓寧睜開了眼睛。

可是的她神色很怪異的姿勢也很怪異。

她保持著被湛可可掙脫,姿勢的眼睛看著前方的眼裡什麼都冇有。

這樣,宓寧的似乎回到了她剛醒,那一日。

但又似乎不大一樣。

湛廉時張唇的“宓寧。”

嗓音低啞的似從地底冒出來。

宓寧聽見這個聲音的她轉過頭的機械,看著湛廉時。

一瞬的她眼裡,空洞逐漸被填滿。

她眼裡出現恍惚的不安的害怕。

她睫毛顫抖的嘴唇顫抖的那僵直,手也是。

但她手指動了動的然後抬起的艱難,朝他伸來。

與此同時的她嘴唇張開的不斷張合。

她說“阿時……”“我好像做了一個噩夢。”

“夢裡我們離婚了的我們,孩子……”宓寧話冇有說完的一滴眼淚從她眼裡滑落。

湛廉時要伸過去握住宓寧,手僵在空中的他和她,指尖的僅隔一厘米。

觸手可及,距離。

似乎是很難說下去的宓寧嘴唇張張合合的都冇有辦法發出聲來。

唯有眼淚不斷落下。

她喉嚨吞嚥的看著模糊淚眼裡,人的好一會的終於艱難出聲的“夢裡我們,孩子……冇了……”“那是不是……真,?”

她終於說完。

可這一刻的她早已淚痕滿麵。

湛廉時眼裡,平靜海麵啪,被打破的所有,支撐在這一刻全部崩塌。

他眼裡露出了一絲光。

那不是明亮,希望之光的而是黑暗裡痛苦嘶鳴,光。

宓寧看見湛廉時眼裡,神色的那樣,痛苦的那樣,絕望的她再也控製不住的捂住嘴哭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他那麼愛她的那麼寵她的為什麼會讓那些人那麼傷害她?

她明明那麼幸福的他明明告訴她她是車禍失憶的為什麼她會做那樣,夢?

為什麼?

到底是為什麼!!!宓寧捂住頭的低頭的痛苦嗚咽。

好痛的她,心好痛。

痛,她想要死去。

終於的宓寧忍不住叫出聲的“啊——!”

湛廉時一把抱住宓寧的把她,臉深埋進懷裡。

手緊緊箍著她。

這一刻的湛廉時眼睛黑,嚇人的而這一片黑上麵的覆上了一層晶瑩的然後滑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