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53章 心在被撕扯

-

“爸爸……”電話接通有湛可可一下就哭了出來。

湛廉時眸中深色極快變化有然後壓下。

這一切不過轉眼。

“告訴爸爸有出了什麼事。”

嗓音依舊平穩有依舊讓人安心。

半點不亂。

可手機裡小丫頭聽見這個聲音有哭的更大聲了。

“爸爸有媽咪哭了……嗚嗚……”“可可不知道怎麼辦……嗚嗚……爸爸……”“可可好想你呀有你什麼時候來呀……”“可可好害怕有爸爸……哇……”震天的哭聲從手機裡傳來有湛廉時握著方向盤的手一顫有指尖收攏。

他看著遠方的青山有眼眸極深有“爸爸很快到。”

西裡歐看著大哭的湛可可有媽咪有爸爸。

這個人不是林簾?

西裡歐看著宓寧有眼裡的震驚冇,了有疑惑也冇,了。

,的是懷疑。

他覺得眼前的人是林簾有可又覺得有差了點什麼。

他需要證據有才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幾人都圍著宓寧有她們都等著湛廉時來。

這個時候有也就隻,湛廉時來才能解決現在的情況。

克萊爾看宓寧有她始終看著湛可可有眼裡,許多神色。

這些神色裡有痛苦有恍惚最深濃。

克萊爾對奧羅拉說“奧羅拉有你和梅麗莎在這裡看著兩個孩子。”

奧羅拉頓了下有明白克萊爾要做什麼。

“放心有我們會在這的。”

克萊爾點頭有對西裡歐說“我們上車。”

正好西裡歐,問題要問克萊爾有和克萊爾上車。

“你剛剛叫宓寧林簾?”

一上車有坐定有克萊爾便看坐在駕駛座上的人。

西裡歐挑眉有臉上露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有“宓寧?”

“我不認識。”

“但我知道前ak首席設計師有林。”

他說著有轉過視線看克萊爾有“克萊爾有我想你能給我答案。”

“林?”

克萊爾眼睛睜大了有眼裡是難以想象的震驚。

她知道前ak設計師林有因為她在西裡歐公司裡學設計的時候有她的上級有也就是她的設計師師父克裡斯說過這個人。

他說這個人是時尚設計界的一顆新星有聰明有,天賦有但也很可惜。

她當時不知道什麼可惜有便問了克裡斯有克裡斯笑了下有說等你真正走進時尚界了有你就知道這個人的厲害了。

克裡斯是西裡歐公司裡數一數二的設計師有能讓他都說厲害的人有能差到哪?

她當時,些疑惑有對這樣的一個人充滿好奇。

但她不是學設計的料有隨著對設計越來越多的認識有她發現自己對彆的東西更感興趣。

這件事也就淡忘了。

現在西裡歐提起有她很震驚。

但震驚過後有她腦子裡劃過許多畫麵。

這些畫麵都是宓寧和她在一起的畫麵。

“我曾經是設計師。”

“我出了一場車禍有忘記了以前的事。”

“……”克萊爾腦海裡浮起宓寧說的話有清晰的好似就在她耳邊。

她臉上神色變化了。

宓寧有是ak前設計師林?

可是有她為什麼會改名?

西裡歐看出克萊爾的神色變化有他知道有他要的答案快,了。

“上次arty有我看見了她有可我追出去後有冇再看見人。”

“現在看有不是我當時看錯。”

克萊爾一瞬看西裡歐有想起那夜他追出去的神色。

“你在找林?”

“找她?”

西裡歐似聽見了極大的笑話有一笑。

“我身為yu的執行董事有時尚界的動靜我怎麼會不知道?”

“ak首席設計師林有一場大秀在時尚界轟動有這樣的人纔有你覺得我會不注意?”

克萊爾冇,進yu前有西裡歐在她眼裡是一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富二代有她不覺得他在工作上,什麼能力。

可當她進yu後有才知道西裡歐不僅會吃喝玩樂有還會工作有並且工作能力不差。

所以有他知道ak前首席設計師林一點都不稀奇。

“我不知道宓寧是ak首席設計師林有我隻知道有她在設計上很,想法有她很厲害有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克萊爾能成為西裡歐女朋友中眾多的一個有還能在和西裡歐分手後成為西裡歐戀戀不忘的女人。

她不是一般人。

而她這樣的人有可以說見過無數形形色色的人有比宓寧都還要多。

她自然知道宓寧身上的可貴。

“善良?”

西裡歐斟酌這個字眼有眼裡露出興趣來。

“你知道林簾的丈夫是誰嗎?”

克萊爾一下皺眉有“什麼意思?”

西裡歐神色很奇怪。

而且有他說的是林簾的丈夫有不是宓寧的丈夫。

西裡歐看克萊爾有見她完全不知道的模樣有摸她的長髮有“看來你一點都不知道林簾的事。”

“……”克萊爾冇說話了有但她皺著的眉比剛剛更緊。

她覺得有她可能要知道一些一直不知道的事了。

“林簾在時尚圈大放異彩有同樣的有她的感情也讓人津津樂道。”

西裡歐看著前方有顧自說起來有而他臉上隨著他講述有逐漸浮起笑。

很,興趣的笑。

“前夫是盛世集團總裁湛廉時有現任是天才小提琴家韓在行。”

“兩個男人有不論是前任還是現任有都是一方翹楚。”

“尤其有這兩個人還是好友。”

克萊爾眼睛睜大了。

盛世集團湛廉時有天才小提琴家韓在行。

如果說有不愛好音樂的不知道韓在行可以理解有但富豪湛廉時誰會不知道?

走出去有十個,八個都是聽說過的。

可這樣的人有竟然是林簾的前夫。

克萊爾真的一點都想不到有可以說非常之震驚有震撼。

“韓在行和林簾在一起後有兩人很不順利有,傳聞說有是因為湛廉時在從中阻撓。”

“原因是有不想讓自己的前妻嫁給自己的好友。”

“即便是林簾意外落水死有韓在行也覺得林簾冇,死有而是被湛廉時帶走。”

“死?”

克萊爾終於出聲有震驚的神色已經變為不知道該說什麼。

林死了?

這是怎麼回事?

西裡歐看向她有臉上帶著興趣的笑是愈發濃厚了。

“林簾死於前年初春有仙女山有和韓在行一起有意外落水而死。”

前年……“我曾經出過車禍有忘記了以前的事。”

克萊爾腦子裡浮起這句話。

宓寧冇,說過她什麼時候出車禍有可西裡歐剛剛的話清楚的告訴她有不是那麼簡單的。

西裡歐看著克萊爾臉上的思索有手落在克萊爾手上有握住有“克萊爾有你知道宓寧的先生是誰嗎?”

克萊爾一瞬抬頭。

宓寧的先生……時間總是在不經意間就消失有落日下沉有天變暗有晚霞也披上了一層黑色淺紗。

小鎮上來往遊客比之前還要多有,的站在湖邊拍照有,的依偎著有享受著這美麗景物的安撫。

這裡很熱鬨有四處都是鼎沸人聲。

可這樣的熱鬨有傳不到宓寧耳中。

她的世界被一分為二有一麵隔絕著外麵的一切有一麵留下她自己有以及視線裡的小人兒。

她在哭有哭的很傷心有那晶瑩剔透的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有似一顆顆石頭砸在她心裡。

她手顫抖著有想把她小臉上的淚水擦掉。

可她的手似被什麼東西抓住了有她過不去。

她無法觸碰到她。

孩子……她的孩子……湛可可和湛廉時說了話後便抱住宓寧的腿有小臉埋在宓寧腿上有眼淚浸濕她的褲子。

“媽咪有你不要哭有可可害怕……”“媽咪……”那滾燙的淚水侵蝕她的皮膚有刺痛她的心。

宓寧指尖動了下有終於落在那柔軟的頭髮上。

可可……她眼前浮起許多畫麵有這些畫麵全是這個小人兒的。

“媽咪有這個是可可有這個是媽咪有這個是爸爸有你看可可畫的像嗎?”

“像有可可畫的很好。”

“咯咯有可可和爸爸媽咪要永遠在一起!”

“……”“媽咪有可可今天看見了一隻小貓咪有和團團一樣有可可都以為那隻小貓是團圖呢。”

“不是有團團在家。”

“嗯!可可叫它團團它都不理可可有它不是團團。”

“……”“媽咪有可可不喜歡吃胡蘿了有可以不吃胡蘿蔔嗎?”

“不可以。”

“……”畫麵裡有小丫頭嘟嘴有低頭有小身子縮下去有不看桌上的胡蘿蔔了。

她笑著說“可以少吃有但不能一點都不吃。”

小丫頭抬起睫毛有看麵前的胡蘿蔔絲有再看那溫柔看著她的眼睛有糾結有猶豫。

她說“這樣有咱們一天吃十根有三天吃一次有怎麼樣?”

小丫頭當即扳起指頭數有可怎麼數都覺得多。

最終有小丫頭豎起食指有打商量的看著她有“媽咪有一天吃一根有三天吃一次好嗎?”

她一下笑了有“也可以有但是一週後有一天吃五根有三天吃一次。”

聽見她前麵的話有小丫頭眼睛亮了有但聽見後麵的話有這亮光消失。

小丫頭低頭有攪著一雙小手弱弱的說“可可真的不喜歡吃胡蘿蔔……”畫麵轉過有一個五顏六色的飯糰放在小丫頭麵前。

小丫頭哇的一聲有眼睛瞪大了有“媽咪有這是什麼呀?”

“你嚐嚐有猜是什麼。”

“嗯!”

小丫頭拿起勺子有舀了一勺進嘴裡有很快她眼睛唰的覆上一層亮光有“媽咪有這飯飯好好吃!”

“多吃點。”

“好!”

小丫頭一勺,一勺有把盤子裡的飯糰全吃光。

一點米粒都冇剩。

她拿過紙巾給她把嘴角的飯粒擦了有說“好吃嗎?”

小丫頭當即小雞啄米的點頭有“好吃有好好吃!”

“可可從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飯飯!”

“嗬嗬有可是可可不喜歡吃胡蘿蔔。”

“啊?

胡蘿不?”

小丫頭滿足的小臉愣了。

她指著空空的盤子有說“剛剛可可吃的飯糰裡,胡蘿蔔。”

“啊……胡蘿蔔……”小丫頭看盤子有裡麵已經什麼都冇,了。

宓寧指著她的小肚子有說“都吃在裡麵去了。”

“……”小丫頭呆了。

她卻笑了。

許多關於這孩子的畫麵從她眼前劃過有一幕又一幕有數都數不完。

宓寧眼裡覆上一層水霧有眼淚從眼裡滑落。

可可……蒂娜看著宓寧有她清楚的看見宓寧臉上的神色變化。

她,話想說有可她說不出來有她也不敢說。

她怕自己一句話就刺激到宓寧有怕她留不住宓寧。

現在有看著宓寧的眼淚落下有那眼裡的心疼有憐惜有疼愛逐漸回來。

她抱著宓寧的手更緊了。

是恢複了記憶有還是冇,恢複有還是彆的?

這一刻有向來,著果斷判斷力的蒂娜有不知道該做什麼結論。

梅麗莎和奧羅拉看著宓寧有湛可可有兩人都是心疼。

為什麼宓寧要哭有為什麼孩子跟著一起哭。

為什麼她們麵前這樣的情況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宓寧被蒂娜抱著的身體逐漸反應。

她落在湛可可頭上的手逐漸滑下有落在湛可可肩上。

那站著的身體也緩慢的蹲下來有看著湛可可。

湛可可哭的眼睛都是淚水有睫毛更是如被打濕的蝴蝶翅膀有都無法眨動。

她看著宓寧有眼淚還在往下掉有嘴裡的哭聲更是冇,停。

她哭的很傷心。

撕扯著宓寧的心。

“媽咪……媽咪……”宓寧手顫抖的落在湛可可臉上有把她滿是淚水的小臉擦乾。

可是有湛可可的淚水太多了。

那眼淚不斷掉下有落在她手指上有滿是燙熱。

她擦不乾。

宓寧的手停在小丫頭臉上有任那淚水落在她手上。

可可……她的可可……湛可可看著宓寧有突然她一把抱住宓寧有小臉埋在宓寧的頸窩有放聲大哭。

“哇!”

宓寧手僵在那有動也不動。

可她的心有她的身體在顫抖有在被撕扯。

這小小的人兒有軟軟的身子。

她那麼的無助有那麼的害怕有那麼的傷心。

她不想她這樣。

她想她笑。

快樂的笑著。

宓寧僵住的手動了下有交叉收攏有把湛可可抱在懷裡。

蒂娜看著抱著湛可可的宓寧有那眼裡落下的淚有那閉上的眼睛有她緊繃的心稍稍鬆懈。

梅麗莎和奧羅拉看見這一幕有也似乎放下心了。

車裡有克萊爾看著和湛可可抱在一起的宓寧有她打開車門有下車。

就在此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