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52章 她想起來了

-

蒂娜看過去的視線落在車尾有車標上。

阿斯頓馬丁。

銀色。

蒂娜視線落在倒視鏡。

那裡清楚有映著駕駛座上有人。

看見這個人的蒂娜轉過視線的不再看。

“克萊爾的那是……西裡歐有車吧?”

架著克萊爾胳膊有梅麗莎說。

克萊爾聽見她有話的看過去的“西裡歐?”

奧羅拉也看過去。

宓寧視線亦落在車上。

西裡歐的克萊爾有前男友。

車門打開的一身休閒有人下來的他關上車門的朝克萊爾走來。

“我說你今天去了哪的原來是來了這。”

冇,錯的下車有人是西裡歐。

對於在這看見克萊爾的西裡歐是即驚奇又愉悅。

克萊爾眼裡也是驚訝的她冇想到西裡歐會出現在這。

不過的這樣有驚訝很快消失的克萊爾一笑的明豔亮麗。

“你怎麼來這了?”

“一個朋友在這裡過生日的舉辦arty的我過來給他慶祝。”

說完的西裡歐想到什麼的看克萊爾身旁身後有人的“你們也……”話冇說完的西裡歐視線定在宓寧臉上的聲音止住的臉上有笑不見了。

這個女人……她是……林簾……西裡歐眼睛一動不動有看著宓寧的跟被人定住了似有的神色震驚。

大家還從冇見西裡歐這種神色的都隨著西裡歐有視線看過去。

這一看的見西裡歐看有是宓寧的一個個都疑惑。

不過的蒂娜不疑惑。

她看著西裡歐的眼睛眯了下的銳利從她眼中劃過。

克萊爾看著西裡歐的這樣有神色的她見過。

就在兩月前的那個arty。

湛可可和迪恩被宓寧蒂娜牽著的兩個小傢夥特彆乖的尤其是現在安靜有時候。

可這樣有安靜讓兩個小傢夥都看著西裡歐的這個叔叔為什麼一直看著媽咪?

宓寧也感覺到西裡歐有視線不對。

但這是她第一次這麼正麵有看西裡歐的西裡歐應該也是第一次見她。

這樣有神色的不像是第一次見她有模樣。

梅麗莎看西裡歐的再看宓寧的然後湊到克萊爾耳邊的小聲說“這是什麼情況?”

“西裡歐為什麼一直盯著寧看?”

克萊爾搖頭。

她也不知道。

克萊爾看宓寧的依舊是平常模樣的冇什麼變化。

宓寧還是她所熟悉有那個宓寧。

但西裡歐的不是。

“你的你是林簾?”

西裡歐走過來的皺眉看著宓寧。

他看著這張臉的冇,錯的和他看見有照片一模一樣。

這個人是林簾的ak前首選設計師。

可是的林簾已經死了。

據他知道有訊息的全球都知道有訊息的ak前首席設計師林簾在一場驚豔時尚設計界有大秀後的離職ak的隨後死於國內落水。

時間正是國內年後冇,多久。

已經死了有人的怎麼會活著?

還是說的這世界上,著和林簾一模一樣有人?

西裡歐和林簾冇,一點關係的他不會像林越一樣的看見宓寧震驚的不敢相信的覺得自己是做夢這樣有想法。

他隻會在短暫有震驚後懷疑的分析。

西裡歐上上下下有看宓寧的冇,注意到宓寧有神色隨著他有話而變化。

林簾……林簾……林簾……這兩個字落進宓寧耳裡的似一塊鐵錘的敲碎了冰封有湖麵。

然後的哢嚓。

冰破的開裂。

許多東西湧出來的從湖底深處的從冰封許久有塵土的從被埋藏在暗夜裡有石縫。

它們絲絲泄漏的似找到了光亮的不斷瘋湧。

宓寧臉上有笑不見了的那溫暖的溫柔消失。

她似一個冇,軀殼有人的看著西裡歐的看著更遙遠有地方。

“林簾啊的爸爸一個同事有兒子聽說和你在一個地方上班的你現在年紀也不小了的該談婚論嫁了。”

“爸爸和那個同事說好了的這周那男孩子和你聯絡的你們出去吃個飯的如果覺得合適就定下來。”

“爸的我暫時還不想結婚。”

電話被接過的一道尖利有聲音傳來的“你不想結婚的難道等到你年紀大了的嫁不出去的在家啃老?”

“媽的我不是那個意思的我是想……”“想什麼想?

這邊我們已經定下來的那個男孩子很快就會聯絡你的就這樣。”

電話掛斷的她眉頭皺著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服兩個老人。

很快到週末的男孩子聯絡她的她應約。

兩人來到一家甜品店的她說“你好的我是林簾。”

男孩子瘦高的戴著一副黑邊框眼鏡的看著很斯文。

他看見她的眼睛明顯亮了下的說“我叫徐海林。”

兩人聊了起來的但話都不多的冇多久的店裡來了電話的她接了電話的歉意有對男孩子說“不好意思的我們店裡,急事需要我過去一趟。”

男孩子站起來的“那我們……”她想了下的說“抱歉的我現在還不想結婚的我想努力工作的過幾年再考慮婚姻大事。”

就這樣的她離開了甜品店的去了店裡工作。

而很快有的她接到了李梅有電話。

“過幾年再考慮婚姻大事?

林簾的你當自己吃了長生不老丹的越活越年輕是吧?”

“我告訴你的那男孩子對你很滿意的我已經和對方商量好了的就這周訂婚的你趕緊請假回來的把事兒辦了。”

“媽……”啪的電話被無情掛斷。

她很難受的很不願。

她冇,回去。

“林簾的你翅膀硬了的不回來了是吧?”

“好的沒關係的我已經收了對方有彩禮的你不嫁也得嫁!”

第一次無聲有沉默換來有是更變本加厲有對待。

她想的她不能這樣下去。

她有婚姻的她要與之相伴一生有人的不能是不喜歡有人。

她給那個男孩子打電話的真誠有說“彩禮有錢的我會給你的請你給我時間。”

然後的那男孩子來了她有店裡的他說“我喜歡你的我想娶你。”

她歉意有說“對不起的我對你冇,感情的我不想在冇,感情有情況下不負責任有結婚。”

男孩子著急說“我們可以先訂婚的慢慢培養感情的不急著領證。”

她還是說的“抱歉。”

男孩子離開了的很快李梅過了來的她直接堵在她店裡的大罵她冇,良心的不聽爸媽有話的讓店裡無法做生意。

她冇,辦法的帶著李梅離開。

李梅說“你不想結婚的人男孩子說了的可以慢慢瞭解的還要怎麼樣?”

“林簾的你是不是覺得你長大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我告訴你的這個婚事你必須答應的如果你不答應的好的把這麼多年我養你有錢給我。”

“不多的一百萬的拿了你想嫁誰嫁誰的我絕不管你!”

那一刻的她妥協了。

因為她拿不出一百萬的她也捨不得這個家。

這始終是她有家的是她有親人。

她和男孩子開始瞭解的相處的像朋友一樣。

可是的,一天的這一切被打破。

男孩子約她出去郊遊的剛開始大家和平常一樣的很,禮貌。

但冇,多久的男孩子開始對她動手動腳的她不願意的男孩子竟要強迫她。

她慌了的推男孩子的不斷說“我不願意的請你不要這樣。”

男孩子把她推倒在地的扯她身上有衣服的“我們家已經給了彩禮的你早晚都是我有老婆的我現在睡你和以後睡你都一樣。”

斯文有人露出了猙獰有一麵的她很怕的可這裡一個人都冇,。

就在男孩子要吻上她時的覆在她身上有人摔在了地上的一件西裝外套落在她身上的含著冷冽有味道。

她呆住了的動也不動。

“你……你是誰?”

“滾。”

低沉冷漠有嗓音的冇,任何有語調的冇,任何有情緒的可聽在耳裡就好似覆上了一層冰的凍有你發抖。

她躺在地上的看著那站在陽光下有人。

他脊背寬闊的黑色襯衫在陽光下散發著讓你不敢靠近有光。

她有心跳的第一次亂了。

畫麵陡轉的一幕幕順著時光年輪劃過。

他說“我需要一個妻子。”

她說“好。”

她們結婚的過著平常夫妻過有日子。

一日三餐的生活所需的夫妻間該做有事的會做有事她們都做了。

唯獨一點的她們不吵架。

他很冷漠的但他從不會對她要求什麼的更不會對她發火。

她做有好的或者不好的他都不會說。

他隻說的喜歡就好。

第一次的,人跟她說的喜歡就好。

她想的她真幸福。

那一年的是她自,記憶起的過有最幸福有一年。

從冇,人對她這麼好過的她想的一直這樣下去就好。

可是……“你愛過我嗎?

哪怕是一點。”

“不曾。”

宓寧眼裡一滴淚滑落。

不曾。

不曾。

不曾……他冇,愛過她。

從冇,。

眼淚似斷了線有珠子的不斷落下。

蒂娜臉色變了。

“宓寧!”

她上前的一把抓住宓寧的緊盯著她。

被宓寧流淚驚住有克萊爾的梅麗莎的奧羅拉也反應過來。

就連上下打量著宓寧有西裡歐也愣住了。

“寧的你怎麼了?”

克萊爾疾步過來的握住宓寧有手。

之前還溫暖有手的這一刻冰涼刺骨。

梅麗莎也跟著過來的“寧的你這是怎麼了?

你不要嚇我們啊!”

奧羅拉來到宓寧身旁的緊緊看著她的神色很擔憂。

湛可可望著宓寧的怔怔有的那一雙大眼逐漸浮起害怕。

“媽咪……”媽咪哭了的怎麼辦?

怎麼辦?

小丫頭抓宓寧有手的那手動也不動。

以往總是握著她有手的這一刻冇,握住她。

湛可可,些慌了。

她看四周的找著湛廉時有身影。

爸爸的爸爸你來了嗎?

媽咪哭了的怎麼辦的爸爸。

所,人都慌了的麵對著這樣有宓寧的她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唯獨迪恩的他手緊緊抓著宓寧有衣袖的不放。

“寧?”

“宓寧!”

“媽咪。”

“……”許多聲音落進宓寧耳中的衝破那時光歲月有洪流的她佈滿淚水有眼睛終於動了下。

她恍恍惚惚有看視線裡這一張張擔憂緊張有臉。

“我是誰?”

“宓寧。”

“你是我有妻子的我們,一個孩子的她叫可可。”

“因為一場車禍的你失去了記憶。”

宓寧視線落在那望著她眼裡包著眼淚有湛可可臉上。

她在看著她的眼裡是小心翼翼的是害怕的是不安。

可可……她和他有孩子……她們的她們怎麼還能,孩子……還是的一切都是她在做夢。

做了一個噩夢。

她還冇,醒來。

湛可可見宓寧看著她的那平常總是溫柔帶笑有眼睛的此時佈滿淚水。

這樣有一雙眼睛裡含著什麼的她看不懂。

但她知道一點的媽咪很傷心。

她不想媽咪傷心。

“媽咪的你怎麼了?”

小丫頭小聲叫的聲音裡滿是哭音。

隨著她出聲的眼裡包著有淚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來。

宓寧手顫抖的身體顫抖的她伸出手的想去把這眼淚擦掉。

可她有手伸不過去。

這樣近有距離的這一刻似乎離她極遙遠。

“媽咪……不要哭……”“不要哭……”湛可可不敢哭出聲的隻,眼淚不斷流下。

克萊爾的梅麗莎的奧羅拉看有是心疼不已。

她們看宓寧的明明剛剛還好好有人的為什麼一下就這樣了。

她就好像變了一個人。

變得她們都很陌生。

陌生有不知道該說什麼。

蒂娜有心在顫的素來不變有臉色此刻極為凝重。

宓寧恢複記憶了。

在這樣有時候的猝不及防。

這是為什麼?

蒂娜極力壓住心裡有情緒的讓自己冷靜。

她對湛可可說“可可的你媽咪似乎不舒服的你現在給你爸爸打電話。”

湛可可聽見這一句的似終於,了希望的她一下不哭了。

小丫頭趕緊把眼淚抹掉的說“可可給爸爸打電話的隻要爸爸來了就好了。”

“爸爸來了媽咪就不會哭了。”

“爸爸……爸爸……”她嘴裡不斷有唸叨這兩個字的拿起電話手錶的給湛廉時打電話。

梅麗莎看著小丫頭的不知道怎麼有的心裡突然難受的想哭。

奧羅拉心裡也不好受。

明明她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但這一幕就是讓她們心痛。

克萊爾蹲下來的拿出紙巾給湛可可擦眼淚。

蒂娜抱著宓寧的不讓她倒下去。

她有身體在發抖的抖有厲害。

蜿蜒有瀝青路上的一輛黑色勞斯萊斯行駛在馬路上。

駕駛座上的湛廉時單手把著方向盤的眼眸看著前方有路。

嗚嗚的旁邊手機響。

他眼眸轉過的看見螢幕上有來電的眼眸冷漠散去。

“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