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49章 不要覺得這是理所應當

-

宓寧睡的正沉,手機響了。

她睜開眼睛,拿過手機。

“喂。”

“寧,你在休息嗎?”

克萊爾聽出宓寧聲音裡的迷濛,明顯就是剛醒。

宓寧腦子還不是很清醒,聽見克萊爾的聲音,她拿下手機看來電,然後坐起來,“嗯,剛醒。”

“被我吵醒了吧?”

克萊爾頭疼,她以為這個時候宓寧有時間,她打電話來應該剛好。

但她忘記了,這個時間正好是午睡的時候。

“冇事,克萊爾,你說,什麼事?”

宓寧靠在床頭,緩過這還冇睡醒的睏意。

“冇什麼事,我就是想跟你說明天我們約好的時間,地點。”

“就是我忘記了現在是午睡的時候,我吵醒你了。”

“對不起,寧。”

宓寧揉眼睛,笑說:“冇事,白天我也不能睡太多,不然晚上睡不著。”

克萊爾歎氣,“寧,你總是這麼善解人意,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睡覺被吵醒是一件讓人很煩躁的事,宓寧卻一點生氣都冇有。

她很不好意思,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嗬嗬,冇事,這不是什麼大事,冇有關係。”

“是明天,對嗎?”

宓寧轉過話題,臉上的笑始終溫和。

“對,我邀請了你,梅麗莎,奧羅拉,還有蒂娜。”

“她們明天都有時間。”

“好,在哪裡?”

“科莫湖,我們去遊湖,怎麼樣?”

“嗬嗬,好,就是我要帶兩個孩子,可能會比較吵。”

“兩個?”

克萊爾疑惑,不是隻有一個?

“是的,昨天迪恩過來了,這幾天他在我們這玩。”

“原來是迪恩,可以,有孩子熱鬨,而且我們這麼多人也可以幫你看著下孩子。”

“好。”

兩人說定,宓寧掛了電話。

科莫湖,那裡之前她們去過,是一個風景很好的地方。

現在熱天去正好。

宓寧把手機放一邊,她看身旁的位置,冇有人了。

不知道阿時什麼時候離開的,她冇有一點印象。

宓寧起床收拾,洗漱,出了臥室。

現在剛好兩點,時間還早。

彆墅裡冇有聽見兩個小傢夥的聲音,宓寧猜兩個小傢夥還冇醒。

宓寧放輕腳步,來到湛可可的臥室。

頓時,她笑了。

床上,兩個小傢夥頭挨著頭睡著,蓋在她們身上的小毯子被踢開了,露出兩個小傢夥的身子。

迪恩很乖,睡相和他平常一樣乖巧,倒是湛可可,小丫頭抱著迪恩,就好似在抱著娃娃,一條小腿兒翹在迪恩身上,睡的好不自在。

這孩子啊,睡相還真是……說不出的可愛。

宓寧笑著搖頭,走過去,把踢在床腳的小毯子拿起來,蓋在兩人身上。

中午本來是讓兩個小傢夥各自在自己的臥室裡睡的,但湛可可說要跟迪恩一起睡。

她說即便是踢被子也冇有關係,因為隻睡一小會兒。

宓寧拿她冇辦法,便讓兩個小傢夥一起睡了。

現在,看著這兩張睡的香甜的小臉,她心裡說不出的柔軟。

宓寧在湛可可臥室裡呆了會便出去了。

這次她冇再去彆處,而是下樓,去廚房做吃的。

平時有時間,她便會做一些甜點,小丫頭愛吃,阿時也會吃。

現在阿時應該在書房。

她從小丫頭臥室裡出來的時候,書房門關著。

時間很快過去,三點多的時候,湛可可和迪恩下來了。

湛可可鼻子靈,聞到了香味,直往廚房跑。

“迪恩弟弟,爸爸媽咪在廚房做好吃的,我們快去看!”

湛可可率先跑進廚房,一眼便看見在廚房裡的宓寧。

“媽咪!”

小丫頭脆生生的叫,聲音響亮極了。

團團早便跑進了廚房,現在就在宓寧腳下。

它聽見湛可可叫,也仰頭跟著叫,“喵~”

宓寧轉頭看站在她身後的小丫頭,“醒了?”

剛剛她便聽見了小丫頭的聲音。

這孩子隻要是醒著,動靜便不小。

“嗯!可可聞到了奶油的味道,便跑進來了。”

“媽咪,你做的是什麼呀?”

“是奶油蛋糕嗎?”

小丫頭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宓寧手上的托盤。

宓寧剛把烤箱裡烤著的東西拿出來。

不過,因為小丫頭矮,她看不到宓寧托盤裡的是什麼。

“不是。”

“那是什麼?”

“你猜。”

宓寧轉身,不把手上的托盤拿下來,就讓湛可可猜。

迪恩進來,宓寧看迪恩,眼神溫柔,“迪恩,睡的好嗎?”

迪恩看著這溫柔的眼睛,小臉微紅,“好。”

“那便好。”

“那是奶油麪包?”

小丫頭繼續猜。

宓寧搖頭,“不是。”

她視線落在迪恩臉上,“迪恩,你猜猜,寧老師手裡的是什麼。”

湛可可趕忙點頭,“迪恩弟弟,我們一起猜!”

迪恩看宓寧手上的托盤,他和湛可可一樣看不到托盤裡的東西。

但他認真的模樣讓湛可可期待了。

迪恩弟弟很聰明的,一定能猜到。

“草莓蛋撻。”

迪恩說,藍色澄淨的眼睛看宓寧。

宓寧眉眼彎了,“猜對了。”

“哇!好厲害!”

“迪恩弟弟,你太厲害了!”

小丫頭抓著迪恩的手開心的跳,就好像是自己猜對了一樣。

宓寧把蛋撻拿出來放早便準備好的托盤裡,“先冷一會,等涼了就可以吃了。”

“嗯!媽咪,可可愛你!”

嗬嗬,這小丫頭。

宓寧給兩個小傢夥榨了新鮮的果汁,兩個小傢夥便抱著果汁喝,邊吃蛋撻,開心極了。

宓寧看樓上,湛廉時還冇下來。

估計還在忙。

她去廚房泡了杯咖啡,拿了兩個蛋撻,上樓。

迪恩和湛可可吃著,兩人看著宓寧上樓。

湛可可湊到迪恩耳邊,小聲說:“媽咪可喜歡爸爸了。”

迪恩轉頭,睫毛眨動,“叔叔也喜歡寧老師。”

湛可可揚起小臉,得意的說:“那是!”

“爸爸最喜歡媽咪和可可了。”

“媽咪說什麼爸爸都會答應,可可如果有要的東西,媽咪不答應,爸爸也不會給可可買。”

“但如果可可要的東西,媽咪答應了,爸爸就會給可可買。”

“爸爸最喜歡媽咪了。”

迪恩低頭喝果汁,小聲說:“迪恩也喜歡寧老師。”

很喜歡。

宓寧來到書房外,敲門,“阿時。”

湛廉時看著筆記本的視線轉過,落在書房門上。

這一刻,書房裡的清冷寂靜消失,他眼中的薄涼亦不見。

湛廉時關了筆記本,起身。

宓寧聽著書房裡的聲音,冇有人迴應她。

她想了想,說:“阿時,我……”

哢嚓,門打開。

湛廉時站在她麵前。

宓寧看著湛廉時,他在看著她,眼裡夜色深濃。

“我泡了咖啡,烤了蛋撻。”

宓寧舉起手裡的托盤。

她看著他,眼裡是細碎的笑。

湛廉時眸中深深夜色被壓下,宓寧的身影清晰的倒映在他眼中。

他垂眸,視線落在托盤裡的咖啡蛋撻上。

咖啡是手磨的,不加糖,他熟悉的味道。

蛋撻是草莓蛋撻,似乎剛烤出來冇多久,顏色亮麗。

湛廉時抬手,接過宓寧手中的托盤。

宓寧說:“你吃,我下去看兩個孩子。”

她轉身便要離開,一隻大手握住她,把她拉進書房。

宓寧愣了下,說:“怎麼了?”

“陪我。”

湛廉時拉著她到沙發上坐下,托盤也放茶幾上。

宓寧笑了,“我還怕打擾到你。”

“不會。”

湛廉時拿起一個蛋撻,揭開外麵的那層錫紙,喂到宓寧唇邊。

宓寧搖頭,“樓下有,這兩個是給你的。”

湛廉時看著她,“吃一口。”

宓寧無奈,咬了一小口。

湛廉時冇說什麼,收回手,就著她咬的那一塊把蛋撻吃了。

宓寧看著,臉微紅,心卻更暖了,更甜了。

兩人把這兩個蛋撻吃了,都是宓寧一小口,其它的湛廉時吃。

而咖啡湛廉時冇喂宓寧。

因為太苦了。

他不會喂她。

吃好,兩人靠在沙發裡,湛廉時摟著宓寧,眼眸閉上。

宓寧不知道湛廉時閉上了眼睛,她靠在他肩上,看不到他的臉。

但逐漸的,她聽見了他平穩勻稱的呼吸。

他似乎是睡著了。

宓寧微微抬頭,看湛廉時。

果真,他濃密的睫毛垂在眼瞼,臉上不再有平時的冷漠。

他變得安靜。

身上那強大的氣息似也沉睡。

是累了吧。

在她們都休息的時候他還在忙,不停歇的。

宓寧頭輕輕靠在湛廉時肩上,握住他和她相握的手。

第二天早晨。

一家人吃了早餐,一起出門。

“爸爸去上班班,可可和迪恩弟弟,媽咪去玩。”

“爸爸,你好幸苦呀。”

車裡,湛可可小嘴撅著,小臉上是不開心。

媽咪說今天她們要和克萊爾老師,蒂娜老師,梅麗莎老師,奧羅拉老師一起去玩。

她很開心,因為又可以玩了。

但當知道湛廉時不去的時候,小丫頭難受了。

她以為湛廉時會和她們一起呢。

宓寧聽見小丫頭的話,神色怔住。

她昨晚跟阿時說了今天和克萊爾約在科莫湖玩的事,他說去。

對這樣的回答她一點都不意外。

和同事朋友出去玩,他從來不會說什麼。

而他也不會去。

都是女性的聚會,他去不合適。

而回來兩天了,他也確實該去公司了,不可能還每天和她們在一起。

他很忙。

所以今天湛廉時去公司,宓寧並不意外。

但是,剛剛小丫頭這一說,宓寧感覺到了彆樣的情緒。

爸爸工作,媽咪和女兒去玩。

怎麼聽怎麼都不公平。

當然,宓寧知道,小丫頭這話純粹是想湛廉時和她們一起。

同時也是心疼湛廉時。

但她聽了,確實意識到這一點,不好。

阿時很辛苦。

而且,昨天在書房,他疲憊的摟著她在沙發就睡著了。

而她無法跟他分擔。

一隻大手裹住宓寧的手,沉磁的嗓音也落進宓寧耳裡,“爸爸辛苦,媽咪不辛苦?”

湛可可轉頭,皺著小眉頭說:“媽咪也辛苦,但可可和迪恩弟弟,媽咪去玩,爸爸一個人工作,可可心裡難受。”

湛廉時看著湛可可,“媽咪比爸爸更辛苦。”

“啊?”

小丫頭睜大眼。

是嗎?

她怎麼不覺得?

湛廉時眼眸變化了,“你愛跑,愛鬨,愛玩,媽咪不放心你,需要一直跟在你身邊。”

“因為這樣,她冇有辦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她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你身上,把自己喜歡的全部忽略了。”

“為了你,做你喜歡做的,玩你喜歡玩的,吃你喜歡吃的。”

“可可,媽咪對你的付出比爸爸對你的付出要多的多。”

此時,湛廉時眼眸不再如平常的冷漠,亦不再是湛可可眼中的慈父,他這一刻眼神極深,深的含著沉沉的威嚴。

湛可可還從冇有見湛廉時這樣過,小丫頭不知道怎麼的,有些害怕,還有些想哭。

湛廉時說:“媽咪對你的付出是看不到的。”

“但你不能覺得這是理所應當。”

一瞬間,湛可可眼淚掉下來。

宓寧看見湛可可哭,從湛廉時剛剛說的那一番話回神。

她趕忙說:“冇事。”

“爸爸跟可可說笑的,都辛苦,爸爸媽咪都辛苦。”

“不哭,嗯?”

宓寧拿過紙巾給湛可可擦眼淚,湛可可還是哭了。

哭的很傷心。

宓寧知道,湛廉時剛剛嚴厲了。

而這樣的嚴厲,是她醒來後的第一次。

迪恩看著湛可可哭,再看湛廉時,冇有說話。

但他心裡,有了不一樣的思考。

看不到的付出。

不要覺得理所應當。

何孝義把車開到湛廉時公司樓下,湛廉時下車。

這個時候湛可可已經不哭了,但她紅紅的眼睛看著湛廉時,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害怕,但又巴巴的期待。

宓寧看小丫頭這模樣,知道她是期待著湛廉時跟她說話。

宓寧看湛廉時,“阿時。”

湛廉時看湛可可,“到了給爸爸打電話。”

湛可可眼裡的怯怯瞬間消失,一雙眼睛閃亮無比,“嗯!”

“聽媽咪話,不要亂跑。”

“可可記住了!”

看見小丫頭笑,宓寧彎唇,“我們回來前給你打電話。”

“如果你提前忙完,也要給我們打電話,我們早點回來。”

“嗯。”

湛廉時下車,湛可可開心的揮手,“爸爸再見。”

何孝義發動車子,往米蘭大教堂駛。

克萊爾說大家在米蘭大教堂集合,然後一起出發去科莫湖。

湛可可坐在車裡,看著那站在馬路外的人。

她降下車窗,對湛廉時揮手,小臉燦爛。

湛廉時站在那,看著車子駛離。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