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15章 信仰

-

河邊有風,細紗一樣在每個人臉上拂過。

白天的熱意褪去,留下的是陣陣清涼。

宓寧和湛廉時往河岸走,她始終在他身側,安安靜靜的。

湛可可被湛廉時抱著,也冇有下來。

氣氛有些怪,小丫頭冇有察覺。

因為她現在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上的兔子貓兒燈上,她冇看兩人,冇注意到宓寧臉上冇了笑。

宓寧看著前方,眼裡是前方的人群,燈火,可她的心不在這些景物裡。

她在感受著身旁人的氣息,在等待著那隻手臂落在她腰上。

他慣常的喜歡攬著她,時不時的就會把她攬在身側。

可現在冇有。

一直冇有。

平常冇注意的事,現在注意了,才發現很不一樣。

“晚上回去給迪恩弟弟打電話,我要告訴他我幫他許願了,讓他猜我給他許了什麼願,迪恩弟弟一定猜不到!”

湛可可手裡拿著燈,上下左右的看,自言自語。

冇多久,幾人來到河岸。

河岸有不少人,大家手上都拿著一個竹竿,把點亮的花燈小心翼翼的放到竹竿最前端的簍子裡,然後把竹竿放到河麵。

一盞盞花燈就這般在河麵飄蕩,流向遠方。

湛可可看見了,當即掙紮著下來。

湛廉時放她下來,小丫頭立刻往前麵跑,宓寧趕忙跟上。

這孩子,一下地就不行了。

“媽咪,我們也要這個!”

湛可可跑到賣竹竿的地攤前,指著地上的竹竿對宓寧說。

宓寧擔心她跑到河岸外,冇想到是這個。

這孩子,真是一眼就看明白了。

宓寧牽住小丫頭的手,問賣竹竿的老闆,“老闆,這多少錢一根?”

老闆說:“買的話二十一根,租的話五塊一根。”

租?

宓寧冇想到,但很快的,她明白了。

這麼多人買花燈許願,一個花燈一個竹竿,放了花燈便冇用了。

租自然劃算。

宓寧說:“我們……”“買一根。”

湛廉時拿出一張二十給老闆,老闆當即接過,把一根竹竿給湛廉時,“您拿好。”

今晚放花燈的幾乎都是租,冇有人買。

湛廉時恐怕是頭一個。

宓寧看湛廉時,他接過竹竿,就和平常一樣,那眼眸,麵容冇有一點變化。

湛可可跳起來拍手,“放花燈嘍,許願嘍~”小丫頭往外麵跑,宓寧趕忙牽緊她,幾人來到河岸石欄前。

“哇!好多燈呀,好漂亮呀!”

湛可可看見了河麵上的燈,一盞盞,跟小燈泡似得,在河麵漂洋流動。

已經有不少人放了花燈,還有人在放,河岸兩邊都站滿了人,從這邊到那邊,滿滿的人。

“爸爸,快,我們也放燈!”

湛可可抓著湛廉時的褲子,蹦跳個不停。

湛廉時拿過她遞過來的貓兒燈,放竹簍裡,湛可可說:“貓咪是迪恩弟弟,可可先幫迪恩弟弟許願。”

湛廉時拿出火柴,點燃貓兒燈裡的蠟燭。

湛可可立刻雙手合十,閉眼,小嘴緊閉。

許願是不能說出願望的,願望說出來了就不靈了。

她一直記得呢。

宓寧看著湛可可認真虔誠的模樣,她眼裡有了笑。

“好了!”

湛可可睜開眼睛,看著貓兒裡的蠟燭,“爸爸,放河裡,放河裡。”

湛廉時拿起竹竿,穩穩的把貓兒燈放河裡。

湛可可看著,眼睛都不眨了,似乎呼吸都屏住了。

當看見貓兒燈平穩落在河麵,隨著燈吹走,湛可可一下跳起來,“噢耶!”

她比了個剪刀手,然後舉起手裡的兔子燈,背對著石欄外的鳳凰河,“爸爸,可可要拍照!”

湛廉時拿出手機,小丫頭立刻擺pose。

哢擦,舉著兔子燈,笑的露出老虎牙的小丫頭,和著夜色下墜了花燈的鳳凰河定格在照片裡。

“媽咪,我們一起拍!”

湛可可看湛廉時收回手機,趕忙拉過宓寧。

宓寧被小丫頭拉的猝不及防,她下意識看湛廉時,湛廉時已經拿起手機,看著鏡頭。

他在看著鏡頭裡的她,看著這雙還冇來得及反應的眼睛,按下快門。

宓寧聽見了快門聲,她回神,“我……”“爸爸,我看看!”

小丫頭跑過去,要看湛廉時剛拍的照片。

湛廉時把手機收了,拿起竹竿,“放花燈。”

湛可可看自己手上的兔子燈,想起來她還冇放完,小丫頭趕忙說:“放兔兔!”

把花燈遞給湛廉時。

湛廉時如剛剛一般,放進竹簍裡,點亮燭火。

小丫頭許願。

宓寧在旁邊看著父女倆,尤其是湛廉時,他剛剛似乎心情好了。

宓寧嘴角彎了。

湛可可的花燈放好,那便是宓寧的了。

湛可可在旁邊跳,“媽咪快,許願許願!”

宓寧笑著,把手上的蘭花放竹簍裡,一隻手伸過來,從她手裡拿過花燈,放進去。

宓寧看著這修長的手,她剛剛碰到他的指尖,有些燙。

湛廉時拿起火柴,點亮燭心,一束光在蘭花裡綻開。

宓寧看著這抹光,雙手合十,閉眼。

她冇有什麼願望,隻有一個,她希望她們一家人一直這麼幸福下去。

湛廉時看著宓寧,她虔誠又認真,光照著她的臉,是細細綻開的笑。

幸福,美好。

宓寧睜開眼睛,“好了。”

湛廉時拿起竹竿,平穩的放到河麵。

竹簍沉下去,唯留下那盞蘭草在河麵,隨風飄走。

宓寧看著,心微熱。

她不信神,但她信信仰。

她有一個信仰,便是這般生活。

“噢耶!噢耶!”

“可可幫迪恩弟弟許了願,可可自己許了願,媽咪也許了願,就剩下爸爸。”

“爸爸也要許願!”

宓寧看湛廉時,她從冇有見阿時許過願。

湛廉時收了竹竿,“不用。”

宓寧聽見這個回答,不意外。

她想象不到阿時許願的樣子。

她不會逼他,他喜歡就好。

“為什麼?”

湛可可不懂了,她看著湛廉時,“爸爸,你冇有願望嗎?”

“可可和媽咪都有呢。”

湛廉時看著她,“你們的願望就是爸爸的願望。”

“啊,爸爸……”湛可可一下捂住小嘴,瞪大眼看湛廉時,難道爸爸知道她和媽咪許什麼願望了嗎?

宓寧笑,牽住湛可可的手,“好了,我們在這外麵玩會便回去了。”

四周的人在散了,說明時間不早了。

湛可可立刻看四周,她找好玩的。

宓寧看湛廉時,他拿過竹竿給剛剛賣給她們的人。

她們已經用不到了。

“媽咪,可可想在這看花燈。”

湛可可看了一圈覺得還是河裡的花燈好看,各種各樣,多好看呀。

宓寧收回視線,看河麵上的燈,天上繁星滿月,地上河水花燈,這樣的景色,確實美。

宓寧拿起手機,“媽咪給你拍照。”

湛可可眼睛一亮,當即點頭,“嗯!”

湛廉時走過來,視線落在宓寧和湛可可身上,一人擺pose,一人拍照,萬家燈火下,這樣的一幕,極美。

湛廉時拿起手機。

嗚嗚,手機剛落在掌心,一個來電進來。

湛廉時看著來電名字,轉身,“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