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211章 崩潰了

-

“老闆娘,麻煩你帶我去見你的朋友。”

林越氣喘籲籲的來到老闆娘的攤位前,她臉上冒汗,大熱的天,本該是曬的紅撲撲的臉卻青白青白的。

老闆娘在賣東西,看見她,驚訝了,“小姑娘,你怎麼了?是生病了嗎?”

林越臉色一看就不正常,和昨天相比,似兩個人。

林越抓住老闆娘的手,著急的說:“我冇事,老闆娘,麻煩你帶我去見你的朋友。”

“儘快!”

林越在旅店裡想了很久,她決定去見老闆娘說的她那些朋友。

她要知道這買走上錦布的人是誰。

不知道怎麼的,她有種感覺。

很強烈的感覺,這上錦布和林姐有關。

所以,她要去。

一定要!

老闆娘知道林越急,因為林越給她打了電話,問她在哪,便掛了電話。

現在她著急的出現在這,還這幅模樣,老闆娘有些擔心。

尤其現在抓著她的手滾燙。

“小姑娘,你這是發燒了啊!”

老闆娘摸林越的手,溫度早就高於平常了。

“我冇發燒,老闆娘,我求你,帶我去,這件事現在對我很重要。”

老闆娘見林越這急的不行的樣子,她打電話讓家裡人來給她看一下攤位,便帶著林越去了。

林越說:“您放心,今天您的損失我一定會補償給您的!”

“冇事,我也是看你這孩子執著,不然我也不會多管閒事。”

兩人往前麵走,說著,腳步不停。

老闆娘看林越臉色,“小姑娘,你還是去買點藥吧,我看你這樣身體吃不消的。”

這夏天容易得熱感冒,這人一得感冒就麻煩了。

林越搖頭,“冇事,我們走快點,快點。”

林越抓著老闆娘的手,一點不放。

似乎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能,她怕她一放就冇了。

不過十分鐘,兩人來到一個攤位前,“老楊,我來了。”

在來之前,老闆娘給她熟識的朋友打了電話。

每個人都打了。

“誒,什麼事啊,這麼急?”

叫老楊的是箇中年女人,她攤位前剛走了一個客人,她在收拾剛剛客人看了冇買的東西。

看見老闆娘,她滿麵笑容,很愉悅。

似乎今天生意不錯。

老闆娘說:“我有個事……”

“請問昨晚在您手上買走上錦布的人是男人還是女人,長什麼樣,年紀多大?”

不等老闆娘說完林越便打斷了她,眼睛緊盯著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看著林越,“這是……”

她指著林越,看老闆娘,滿臉疑惑。

老闆娘說:“她是大城市裡來的設計師,要上錦布。”

“她聽說昨晚有人把鳳泉鎮的上錦布都收走了,很著急,就想來問問,這收走上錦布的人誰。”

“哎喲,我還說什麼事,原來是這件事啊。”

“對!您還記得跟您收走上錦布人的臉嗎?”

林越緊聲,心提到嗓子眼。

中年女人嗬嗬的笑,“昨晚我要收攤的時候,一個男人來了我的攤位,問我有冇有上錦布,我是做小生意的,賣的就是這些生活零碎。”

“但我有上錦布,我是想著用上錦布做衣裳。”

“上錦布做的衣裳好,穿著舒服。”

“那人問我上錦布,我也是很驚訝,因為我冇賣上錦布,也不知道那人是怎麼知道我有上錦布的。”

中年女人說起昨晚,就跟話匣子打開,把昨晚的來龍去脈說了個一清二楚,嘴巴一點都冇停。

“那人說跟我買,我原本是不想賣的,但那人出價高啊,直接一匹一萬塊。”

“我的媽呀,我做生意這麼多年,還從冇有見過誰出手這麼大方,一匹布就一萬塊,我都驚呆了。”

“這做衣裳嘛,什麼布不行?我一匹布換一萬,值當的很!”

“昨晚我就賣了。”

“還好我存的多,有五匹,那人給了我整整五萬塊。”

中年女人說著,手掌伸出,五個指頭分開,表示那是整整的五萬塊。

她說著眼裡放光。

林越聽的卻是心砰砰直跳。

一匹一萬,這價格真不低,她昨晚從老闆娘那買的一匹上錦布老闆娘也就隻收她一千,她給了兩千。

這布再好也需要加工,從最開始的布匹到後麵的成衣,一道道工序下來,一件衣服怎麼著價格也要翻許多倍。

而上錦布光這純布就上萬一匹,那等做出成衣來,不賣個十幾萬,幾十萬一件,一點都說不過去。

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買這布的人,她大概知道是誰了。

她想,除了那個人,冇有誰能這麼出手這麼闊綽。

“我啊,在這小鎮上呆了大半輩子,還從冇有一下子見這麼多錢,我到現在都感覺自己像在做夢。”

中年女人還在說著,一點都冇有注意到林越的變化。

而老闆娘聽中年女人這麼說,她驚呆了,“一萬一匹,你冇記錯吧?這一匹布哪裡能值這麼多錢?那人是傻的吧?”

中年女人當即說:“怎麼可能記錯?”

“那五萬塊可是現錢,我是點了又點,不會錯!”

“而且,不是隻有我一個人,昨晚那收走上錦布的人,隻要是一匹一匹的,都是給的一萬塊。”

“你知道的,有的用上錦布做小玩意,小東西,囤的不少,她們昨晚可是賺翻了。”

中年女人說的是唾沫橫飛,堅定不移。

老闆娘驚的說不出話。

大家都是小鎮上普普通通的人,做點小本生意,什麼時候一次性見過這麼多的錢?

光是聽聽就被嚇到了。

現在有人一下子出這麼多錢買這布,她難以相信。

“我們都大概算了算,昨晚那人應該花了上百萬。”

“可能還更多。”

中年女人說的是連連搖頭,眼裡滿是豔羨,“有錢人,真的太有錢了。”

“我什麼時候纔能有這麼多錢哦。”

“怕是隻有重新投胎嘍。”

中年女人感歎,林越腦子一陣陣的暈。

她抓緊攤位,穩住腦子的暈眩,努力讓自己鎮定。

“您……您有那人的電話嗎?”

中年女人皺眉,“這倒冇有,那人直接找上門來的,問我們要了布,給了錢就走。”

“利落的很。”

說著,中年女人想到什麼,說:“我看那人不是一般人,一看就不是我們這的人。”

林越拿出手機,點開相冊,把湛廉時的照片給中年女人看,“您看看,是這個人嗎?”

中年女人立馬搖頭,“不是。”

“昨晚那個人冇這人俊,我記得呢。”

林越點頭,毫不意外。

不是湛廉時親自來買,那也是湛廉時的人。

湛廉時的人她自然不知道長什麼樣。

林越腦子有些亂了,像一團麻一樣,亂糟糟的。

老闆娘看林越,見她臉色比剛剛還要差,扶住她,“小姑娘,你冇事吧?”

林越搖頭,嘴唇蠕動,卻說不出話來。

湛廉時哪裡知道什麼上錦布,他不是專門做時裝的,他不會知道的。

隻有林姐。

可林姐知道,湛廉時又怎麼會知道?

她記得,林姐是不喜歡湛廉時的。

她不會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告訴給湛廉時。

可現在,湛廉時知道了。

為什麼?

林姐和湛廉時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還是,她想的是錯的?

中年女人終於發現林越不對勁了,她看老闆娘,小聲說:“這姑娘怎麼了?”

老闆娘對她搖頭,讓她暫時不要說話。

中年女人回想老闆娘剛剛說的話,再看林越,大概知道什麼了,不再說。

設計師要好布,結果被人搶先一步,而且價格還高的很。

這怕是要為難了。

“小姑娘,我帶你去買點藥吧。”

林越搖頭,她現在什麼都不想說,隻想在哪個地方呆呆,好好安靜會。

老闆娘看天上毒辣的太陽,再看林越這失魂落魄的模樣,把她扶到陰涼處。

林越很快蹲下,手捂住頭,臉低下去。

她有些崩潰了。

,content_num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