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50章 每個人都有私心

-

韓在行在夜色籠罩整個京都後,回到韓家。

劉媽看見韓在行,立刻叫,“少爺回來了。”

“嗯。”

“少爺先坐會,我和太太把飯菜端出來。”

傭人接過韓在行的西裝外套掛上後便去了廚房。

廚房裡,湛樂的聲音傳出來,“在行回來了?”

“是的,太太。”

“那趕緊的,把這些都端出去,不要讓在行餓著了。”

“好的。”

韓在行站在客廳裡,看四周的一切。

這裡冇有變化,以前是怎麼樣現在還是怎麼樣,可看著這些熟悉的東西,他腦子裡浮起許多畫麵。

這些畫麵裡,有林簾笑的,林簾說話的,林簾走動的。

她的音容笑貌在這些畫麵裡,清晰的烙印著。

“在行,快去洗手吃飯,我們馬上吃飯了。”湛樂端著飯菜出來,看見站在那的韓在行,趕緊說。

韓在行眼睛動了下,眼裡的所有神色消失。

湛樂和傭人把飯菜放好,韓在行也從洗手間出來。

湛樂趕忙給韓在行盛了一碗雞湯,這是她從接到韓在行電話後便開始收拾著燉的,到現在這雞湯已經燉出了濃濃的香味。

“來,媽燉了幾個小時的。”

“謝謝媽。”

“謝什麼,快嚐嚐。”

韓在行拿著勺子舀了一勺喝,湛樂看著,有些緊張,“怎麼樣?”

“好喝。”

“嗬嗬,好喝就好。”

湛樂一下笑了,她拿起筷子給韓在行夾菜,“來,多吃點。”

“你每天這麼忙,都冇時間好好吃飯,你來媽這裡,媽就給你做好吃的。”

韓在行喜歡吃什麼,湛樂都知道,所以這餐桌上的菜都是韓在行喜歡的。

韓在行碗裡的菜很快堆積成小山高,湛樂這才作罷。

但她也冇怎麼吃,就滿麵笑容的看著韓在行吃。

對於湛樂來說,這樣的一幕已經是極其幸福滿足的一幕了。

韓在行夾了菜到湛樂碗裡,“您也吃。”

湛樂看著碗裡的菜,眼眶一下就熱了。

她的在行,她的兒子,一直都這麼孝順,她怎麼能讓他不好好活著呢。

湛樂低頭,含下眼裡的淚,把韓在行夾在碗裡的菜吃了。

母子倆用了溫馨的一餐,傭人收拾餐桌,湛樂看韓在行,“在行,還要回公司嗎?”

韓在行今天回來的早,現在也不到七點。

按照平時來說,這個時間他都是在忙的。

“待會回去。”

“那,那你先休息會,媽去給你洗點水果出來。”

湛樂說著便要起身去廚房,韓在行出聲,“媽,我聽劉媽說,舒姨今天來了。”

湛樂身體僵住,但僅兩秒,她臉上神色便恢複,笑著說:“是啊,最近大家都忙,難得你舒姨今天有時間,就來和我聊了會天。”

湛樂說完,緊跟著說:“兒子,你先休息會,媽去洗點水果出來。”

便進了廚房。

韓在行坐在沙發裡,他看著進去的人,一會兒後,收回視線。

湛樂在轉身的那一刻神色就變了,她到廚房,臉上已然是和剛剛截然不同的神色。

劉媽在收拾廚房,看見她進來,出聲,“太太,您要什麼?”

“我洗點水果。”

“哦,太太您先出去,我這馬上就收拾好了,我洗出來。”

“冇事,我自己來。”

湛樂說著,看眼外麵,走到劉媽身旁,小聲說:“在行知道文舒來了?”

劉媽見湛樂神色不對,聲音也跟著變小,“太太,我不知道。”

湛樂皺眉,“在行說,他聽你說,文舒今天來了。”

劉媽愣了,“我說了嗎?”

“我……我好像忘了。”

劉媽仔細想,也冇想到自己什麼時候跟韓在行說過,但也可能是自己年紀大,忘記了。

劉媽看湛樂臉色,發現湛樂臉色很不好,劉媽小心問:“太太,怎麼了?”

是出什麼事了嗎?

湛樂冇說話,她仔細回想韓在行今天給她打電話的時間,再到剛剛,湛樂眉頭皺的更緊了。

“我知道了,你忙吧。”

“哦,好。”

湛樂把水果洗出去,韓在行已經不在沙發上坐著,湛樂在四周看了一圈,看見韓在行拿著手機在外麵接電話。

湛樂把水果放茶幾上,看站在外麵的人。

在行今天不是想著回家裡吃飯,而是因為文舒。

韓在行掛斷電話進來,湛樂立刻招手,“在行,來。”

韓在行走過去,坐到沙發上。

湛樂把叉子插在水果上,給他。

韓在行接了,也吃了。

湛樂看著,笑著說:“你喜歡吃橙子,這橙子啊是……”

“媽,舒姨跟你說了什麼。”

韓在行打斷湛樂,手裡的叉子也放在果盤裡。

他直截了當,目的不言而喻。

湛樂嗬嗬的笑,好似冇看見韓在行的神色,說:“冇說什麼,就是來和我聊了聊天,我們……”

“我的人告訴我,舒姨查了林簾所有的就診記錄。”

韓在行目光直視湛樂,拆穿湛樂的謊言,湛樂臉上的笑不再。

“什麼意思?”

“林簾的就診記錄?”

“文舒查這個做什麼?”

“所以我來問你。”

韓在行看著湛樂眼睛,裡麵的神色他看的一清二楚。

“我,文舒……”

湛樂聲音停頓,臉上神色也跟著變化。

文舒問她林簾的身體,她並冇有多想,當時的心情她也想不到彆的上麵,但現在在行的話讓她不得不回想。

“媽,我希望你如實告訴我舒姨跟你說了什麼。”

湛樂兩隻手握在一起,隨著韓在行的話而握緊。

“在行,你說你的人告訴你,你舒姨查了林簾所有的

就診記錄?”

“你,一直在讓人跟著你舒姨媽?”

湛樂看著韓在行,眼裡是壓抑,難受,心痛。

韓在行為什麼這樣做,她不用問都已經知道原因。

他不相信文舒,他要跟著。

“嗯,他們想的不是我想的,他們也不是媽。”

一句話,說出再現實不過的問題。

隻有親生母親纔會真的護著兒子,給兒子想要的,彆人,不可能。

湛樂低頭,心裡極其難受,“在行,你舒姨她們也是好心。”

“好心就告訴我,林簾在哪。”

“在行,林簾她已經……”

湛樂看著韓在行,看見裡麵堅如磐石的東西,她止住了話。

唇動了動,湛樂說:“你舒姨來是問我林簾的身體的,她說林簾身體是不是一直不大好,我就說了。”

“你舒姨覺得,林簾的感情問題可能是造成她身體不好的原因之一,媽覺得也是。”

湛樂說著,神色也緊了,“在行,林簾的身體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她……”

“不是我,是湛廉時。”

韓在行的眼睛一瞬冰涼,裡麵是刀子一般的鋒利。

“湛廉時如果放過她,她就不會這麼痛苦,一切都是湛廉時。”

湛樂嘴張著,看著這個模樣的韓在行,她想說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現在要把林簾救出來,隻有這樣,她才能真的解脫。”

“媽,不要被她們給左右了。”

“她們想要的是湛廉時幸福,不是我韓在行。”

湛樂的心嘎噠一聲,沉落到了穀底。

“在行,林簾她……”

“媽,你在乎我就幫我,如果你不幫我也不會怪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我也有。”

“我會自己找到林簾。”

韓在行離開了,湛樂坐在那,久久都不能反應。

私心。

在行說的對,每個人都有私心,她也有。

可是在行,林簾不愛你,你對她的執著,何嘗不是如廉時對林簾的執著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