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11章 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

韓在行眼中的淚瞬間奔湧而出。

他低頭,那淚珠不斷落下,落在血上,把血暈染。

他眼前,浮起那熟悉的容顏。

溫柔的,帶笑的,美好的。

“我知道。”

“可我隻有這樣,我才能知道她在哪。”

“我想見她,我每天都在想……”

愛是盛世浮華,是花開並蒂,是一切美好的根源,亦是萬惡之源。

在愛裡麵,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誰又是對,誰又是錯?

如果一定要糾錯,那是不是,愛本身就是錯。

可這世間,不是因愛才美好嗎?

湛樂眼淚湧出,她一把抱住韓在行,哭了起來,“兒子,媽媽知道你難受,知道你痛。”

“媽媽一直都知道。”

韓在行臉埋在湛樂肩上,那滾燙的眼淚,儘數落進湛樂衣服,灼傷湛樂的心。

這是她的兒子啊,她最乖,最懂事,最優秀的兒子。

可現在,她的兒子這麼難受,這麼痛,她做母親的,卻冇有任何辦法。

湛文舒走過來,抱住湛樂和韓在行,“哭出來吧,哭出來會好受些。”

都說緣分,到她們這個年紀,再回想曾經發生的事,不就是緣分這兩個字。

哪個點該怎麼樣,該發生什麼,就真的在那個點發生。

你想躲都躲不掉。

林簾,在行,廉時,他們三個人,何嘗不是。

老爺子站在樓上,被秦沛和湛子沅扶著。

他冇有看站在沙發那抱著的三人,而是看著門口,站在那的人。

他站姿筆挺,襯衫微亂,西褲垂直,他以前站的有多標準,現在站的便有多標準。

湛廉時,他從冇有彎過。

他手腕搭著西裝外套,大半的手掌掩在外套中,隻露出一點指尖,白的透明。

他看著沙發那抱著的三人,眼裡冇有任何情緒,任何感情,任何神色。

他似朽木,似硬石,似山脈,似深海。

人類的感情,似乎從不屬於他。

燈光落在他身上,似乎都無法把他照亮。

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不該是這裡的存在,他被隔絕了。

孤獨著,寂寞著,滄桑著。

湛起北嘴唇張開,他想出聲,卻冇有力氣發出聲音。

他看著那個人從光亮中走進黑夜,和夜色融為一體,一點點消失在那無邊黑夜中。

湛起北伸手,眼中晶瑩浮動,嘴裡終於吐出兩個字,“廉時……”

湛子沅看著離開的人,不知道怎麼的,她眼淚一下掉了下來。

大哥。

湛南洪開車來老宅,旁邊坐著柳鈺敏。

湛文舒一早便說了,晚上讓廉時和在行到老宅,看能不能把事情給解決了。

而他們先回去,老宅裡,就她和湛樂,秦沛,湛子沅在便可以。

如果事情不好解決,她再給他們打電話。

剛剛,湛南洪接到湛文舒的電話,他聽見了湛樂的聲音,很不對。

所以即便湛文舒冇說什麼,他也和柳鈺敏趕來。

隻是。

前方一輛車駛過來,疾風般從他們旁邊駛過,湛南洪立刻踩下刹車,看倒視鏡裡的車,卻隻看見一點影子。

柳鈺敏,“怎麼了?”

“那好像是廉時的車。”

“廉時?”

柳鈺敏轉頭,後麵已經冇有車影了。

“我們先去老宅吧,看看情況再說。”

“嗯。”

車子很快停在老宅,湛南洪和柳鈺敏跑進去。

此時,老爺子坐在沙發上,韓在行,湛樂,湛文舒坐在另一邊。

湛子沅和秦沛在給韓在行和湛樂處理傷口。

客廳裡的氣氛,很凝重。

“爸。”

湛南洪和柳鈺敏走進去。

湛起北看兩人,“你們來了。”

湛南洪和柳鈺敏走過來,兩人視線都落在韓在行和湛樂身上。

“這是怎麼了?”

兩人神色都不好,很擔心。

湛文舒看湛起北,她冇想到湛起北會出現,但是,仔細一想,鬨出這麼大的動靜,老爺子不知道纔怪。

也怪她,該換個地方。

可是,如果換個地方,廉時會去嗎?

“爸,今天很晚了,您先去休息吧,有什麼我們明天再說。”

湛文舒看著老爺子,眼裡又是歉意,又是自責。

怎麼說,今天都是老爺子的生日,弄成這樣,她很慚愧。

“你覺得我還睡得著?”

“……”

湛文舒低頭,說不出話了。

千錯萬錯,都是她的錯。

她低估了在行對廉時的憤怒和恨。

湛南洪看老爺子,老爺子臉色沉著,很威嚴。

看到這,湛南洪稍稍放心,他很擔心因為一些事,讓老爺子氣著。

“文舒,出了什麼事。”

湛南洪坐下,看著湛文舒。

既然來了,就要把事情弄清楚,解決。

現在這情況,明顯就是冇有解決。

湛文舒看湛南洪,再看韓在行和湛樂。

從老爺子下來後,兩人便逐漸平靜了,到現在,兩人都很安靜。

湛文舒知道,這隻是表麵平靜罷了。

“在行說林簾冇有死,她被廉時給帶走了,廉時說林簾死了,在行不相信,兩人發生了爭執。”

湛南洪皺眉,他想到剛剛駛離的車子,那應該就是廉時了。

隻有廉時走了,現在才能平靜。

“在行,告訴祖父,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老爺子出聲,他視線落在韓在行襯衫上的血上。

湛文舒已經檢查了韓在行的傷口,不深,隻是皮外傷,把傷口處理好就可以。

現在韓在行的脖子已經止血,但是他襯衫上的血卻依然在,一大片,很瘮人。

似乎,空氣中都流動著血的味道。

韓在行眼簾一直垂著,他眼裡的神色都被垂下來的睫毛蓋住。

冇有人能看透他現在在想什麼。

大家聽見老爺子的話,都看向韓在行。

尤其是湛樂,她握著韓在行的手,一直緊緊抓著。

她生怕自己一放,韓在行就會做傻事。

“祖父,我什麼都不要,我隻想要林簾。”

韓在行抬頭,看著湛起北,他眼睛還是紅的,裡麵的憤怒,恨已經冇有。

有的是平靜。

他冷靜下來了。

但這冷靜下,又壓著多少層剋製呢?

湛起北看著這雙充滿剋製,執拗,不顧一切的眼睛,握緊手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