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華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蓉華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008章 在行,你瘋了!

-

韓在行坐到沙發上,他看著坐在他對麵的人。

西裝外套脫了,穿著襯衫西褲的人坐在那,他雙腿交疊,身體自然而然的靠在沙發上,一如幾年前。

湛廉時冇有變,以前他是怎麼樣,現在還是怎麼樣。

可細看,湛廉時似乎又變了。

變得陌生,變得不是自己所認識,所瞭解的那個人。

韓在行看著湛廉時,他的目光是直接的,冰冷的,刺入湛廉時眼中。

這一刻,不,自兩年前開始,這個人便不再是他的舅舅。

他是他的敵人。

他想要消滅的敵人。

湛廉時看著韓在行,外麵的夜色有多沉靜,這一刻湛廉時的眼睛就有多沉靜。

他坐在那,不出聲,不動作,他的存在便占據了這裡的一切。

似乎,他是這裡的主宰。

“勝券在握了吧。”

韓在行出聲,聲音異常的沉著。

湛廉時冇說話,他看著韓在行的眼眸,冇有動。

“你以為這樣,她就屬於你。”

“湛廉時,她不屬於你,當你拋棄她的那一刻起,你們便徹底結束了。”

韓在行眼裡的冷意結冰,寒霜如霧,不斷從他眼裡漫出。

這是恨,是憤怒,是長久積壓下難以釋放的殺氣。

一年多,整整一年多的時間,能忍到現在,已然是韓在行的極限。

“怎麼?不說話?”

“哦,我忘了,你把她藏的很好,我找不到她。”

“可是,湛廉時……”

“她死了。”

韓在行臉色瞬變,他整個人僵在那,眼睛死死盯著湛廉時,眼裡的東西,在開裂,在崩塌。

“你說什麼。”

“忘了她。”

韓在行眼中裂開的東西眨眼恢複,有如銅牆鐵壁,堅不可摧。

“忘了?成全你?”

“讓你繼續傷害她?”

“湛廉時,你無恥。”

韓在行手緊握成拳,筋脈,骨節都跟著凸起。

他眼睛變紅,眼裡的憤怒,恨,讓他整個人都緊繃起來。

似乎,下一秒他便會斷。

湛廉時坐在那,他身形如剛剛,一點都冇有動過。

他看著韓在行,“她已死,你們再無可能。”

“砰——!”

“啊!”

“在行!”

湛樂跑進來,一把抱住韓在行,湛文舒也扶住湛廉時,看紅了眼,失去理智的韓在行。

“你先走。”

湛文舒對身子微彎,擦嘴角的湛廉時說。

湛廉時看手上的血,燈光下,這血紅的發亮。

他轉身,拿過西裝外套,離開彆墅。

可他剛轉身,韓在行便一把推開湛樂,去抓湛廉時。

湛文舒趕忙擋在韓在行麵前,“在行,你瘋了!”

韓在行推開湛文舒,猶如推湛樂,毫無顧忌。

眼看著湛文舒便要倒下,湛廉時手臂一展,扶住她,與此同時,他抓住那朝他抓來的手。

韓在行被這隻手控製,動彈不得,他目眥欲裂,另一隻手朝湛廉時打去。

湛廉時身形微動,把湛文舒擋在後麵,他抓住韓在行的另一隻手,韓在行手極快轉動,手肘朝湛廉時身上頂去。

湛廉時側身,躲過這一下,手快速動作,韓在行的手被扭到身後。

但是,韓在行手在扭過的那一刻,身子跟著扭轉,手肘再次朝湛廉時攻擊。

而這次,他的腿也跟著動作。

湛樂被韓在行推到了沙發上,她頭很暈,有幾秒的懵。

但很快,湛樂看見打在一起的兩人,她趕忙站起來,“在行,住手!”

湛樂要阻止,湛文舒過來,攔住她,“不要過去。”

湛文舒看著兩人,眉心緊皺。

這兩人看著似在打架,但明顯一個攻擊,一個阻止。

所以現在,她們不能去。

“姑姑,我要阻止他們。”

湛樂焦急不已,她眼裡,臉上,儘是心疼。

這兩人怎麼能打起來呢。

他們不能打。

湛樂要掙脫湛文舒,去抓韓在行,湛文舒趕緊抱緊她,“樂樂,在行不理智,難道你也不理智嗎?”

她們兩個去,隻會受傷。

“可是姑姑……”

“讓他們打一架!”

她算是看出來,在行這一天的平靜,已經忍到了極限。

他需要發泄,需要釋放。

如果不這樣,他可能會做出更極端的事。

湛樂眼淚流下來。

她想阻止,她不想看見湛廉時和韓在行這樣。

不想。

可是,就如湛文舒所說,讓他們打一架,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兩人現在在她們的眼皮子底下。

哐鐺——!

啪——!

茶幾上的東西落下,茶杯碎成片,韓在行也被湛廉時壓在沙發上。

韓在行動彈不得,但他的手,抓著湛廉時的手,那上麵的筋脈,一根根猙獰的攀沿。

從他手臂上,似要攀岩到湛廉時手臂上,把湛廉時拉進地獄。

他看著湛廉時,身子扭動,可他動彈不得。

湛廉時控製住了他。

“在行!”

湛樂跑過去,抱住韓在行,“廉時,你先離開,姐姐求你,你先離開。”

湛樂滿臉淚水的看著湛廉時,眼裡都是哀求。

湛文舒也過來,“廉時,你先回去。”

湛廉時冇有動,他看著韓在行,眼眸裡的漆黑,深的可怕。

“有什麼衝我來。”

湛廉時鬆開韓在行,轉身離開。

他的背影,冷漠,孤寒,帶著一身強大之氣。

湛文舒鬆了口氣,她轉身,看躺在沙發上的韓在行,“在行,你先好好冷靜。”

“有什麼,等你冷靜了,我們坐下來說。”

說完,湛文舒看離開的湛廉時,追上去。

同時,她拿出手機,打電話。

今晚,不好弄。

“嘟……”

電話通,很快,手機裡的聲音傳來。

湛文舒說:“大哥……”

“在行!”

突然的驚聲,從身後傳來。

湛文舒停下腳步,轉身看湛樂。

剛剛那一聲,是湛樂的。

可這一轉身,湛文舒不動了,她看著那站在沙發前的人,看著那白皙的指節拿著茶杯碎片。

那鋒利的碎片戳穿了韓在行的皮膚,紅色的血從他掌心留下。

嘀嗒——嘀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